第454章 龙气之争

  “我这是被雕像包围了?”

  萧厉此刻极为郁闷,他之前体内的龙气自动爆发,这不是他控制的,而龙气爆发之时,强烈的痛苦使得他失去了神智,脑袋都懵了,做不出任何反应。

  反而九尊真龙雕像围绕过来,掠夺他的龙气时,体内的痛苦大减,神智回归了!

  此时的情景,萧厉感觉自己的“龙骨”在疯狂的滋生龙气,那九尊真龙雕像盘绕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密室,悬着九颗龙头对着自己狂吸,它们的铜铸鳞片一闪一闪发散着光辉。

  而自己,就好似成了一个过滤器,龙气在狂生、狂泻。

  略一回想,萧厉觉得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

  【龙拳】很强,这毋庸置疑,但是塑了龙骨,不能完全被自己掌握,简直就是不定时炸弹,就如遇到这种情况,自动就爆发,能坑死人啊!

  而他现在的处境也极其凶险,不过既然至此,萧厉处惊不乱,望着九颗冰冷的铜铸龙头,开始认真感受体内状况并认真思索起来。

  “似乎我此时的情况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就如踩着万丈悬崖上的钢丝……”

  萧厉眉头皱起。

  那九尊真龙雕像,毫无疑问对龙气极为敏感,可以吸收龙气。

  萧厉之前看到它们的龙头吐出金色烟雾,现在确定了,那金色烟雾虽然有别于自己的龙气,但也是一种龙气。

  由此推断,这些铜铸真龙雕像似乎可以从远古龙墓中汲取龙气,但是速度恐怕很慢,龙气很稀薄,而自己的龙气太浓郁,引得它们疯狂,如活了一般盘绕过来吸收,想必也是要吸收自己的龙气然后再将之转变成那种金色龙气,用来实现某种目的。

  看那金色龙气垂落的方向,如果那高台上原本有一张龙椅,那么是用龙气铸龙椅?

  如果那龙椅上坐着一个人,是为那人炼龙气?

  还是有其他用途?

  萧厉念头铺的很开,在龙国历史中,天子如龙,龙与皇帝自古以来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兵马俑一般的陶俑阴兵、千古龙墓、龙气……这些让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某些联想,猜测是不是远古龙墓中真有始皇大帝。

  他越发觉得这千古龙墓有大秘密。

  而此时,自己的体内的龙气疯狂滋生,与铜铸真龙雕像的吸收速度正好达到了一种平衡。

  萧厉不知道铜铸真龙雕像吸收龙气的能力有没有开到极限,也不知道自己体内龙骨中滋生龙气的速度会不会更快。

  他觉得若是这种吸收与滋生的平衡被打破,比如铜铸真龙雕像吸收龙气的速度赶不上自己体内龙气滋生的速度,那么疯狂的龙气恐怕就要伤害他的身体了,到时候焚血煮肉的痛苦必然再现,更恐怖点,直接烧干血肉,或者爆体而亡。

  如果铜铸真龙雕像吸收龙气的能力极强,而且可以无限吸收,说不定会把自己体内的龙气吸光,这可是永久损失,岂不是把【龙拳】给废了?

  那么自己可就亏大了啊!

  不过这样的话,自己或许不会遇到危险,不用担心被龙气反伤。

  “该怎么办?”萧厉焦急的思索起来。

  他迅速试了一下,自己此时就如千斤加身,相要活动有点难,但是全力的话,还是能做出一些动作的,也可以施展技能、使用道具。

  但是有什么用?

  他纵然可以打开【星门】,或者激活大荒令传回方尖塔,但不敢用啊,就怕打破了此时龙气滋生与吸收的平衡,以此时体内龙气疯狂的滋生速度,如果突然少了铜铸真龙雕像的吸收,说不定刚传送到方尖塔就被龙气撑得暴体了。

  那可是死一次!

  萧厉对自己的九死复活机会可是看很重的。

  另外,萧厉此刻也不知道六位黄金圣斗士和四尊黄巾力士们在做什么,应该会就救援自己吧,他们有没有能力将这九尊铜铸真龙雕像给挪开?

  如果他们把九尊铜铸真龙雕像给拆了,没了它们吸收龙气,自己恐怕也会立刻完蛋。

  萧厉渐渐觉得烦躁。

  他游戏至今,有过疯狂,有过狠辣,面对过不少的困难局面,甚至有的可以称绝境,在那些时候他总有些思路,去赌也好,去拼也好,都能想到一条可见收益的路子,可现在,他觉得不管如何,自己可能都要亏了。

  损失龙气、被废龙骨、死上一次……

  “唉!”萧厉叹了一口气,人非完人,谁能常胜不败?自己这次算是被【龙拳】给坑了,不管结果为何,尽人事,听天命吧,只希望后面能发生些转机。

  萧厉摇了摇头,稳定心神,他不是容易放弃的人,其实此时还抱着一丝希望,不到最后关头他不会选择自裁,但是在他想来,死一次和被废龙拳,如果必须选择一个的话,他还是会选前者的。

  这时候,他不希望出现的局面出现了,越是被吸收,自己体内龙气的滋生速度就越快,就好像龙骨越来越是愤怒,而铜铸真龙雕像吸收龙气的速度虽然也提升了一些,但是终于还是到了极限,吸收不完那太多的龙气,它们的铜铸鳞片开始变作金黄刺眼,如化作了耀眼的金龙。

  就如萧厉所预料的那般,焚血煮肉的痛苦再次出现了,而且越来越是强烈。

  萧厉牙齿一眼,感觉这回可能是在劫难逃了,心态也放开,竟然开始激发【七伤龙气剑】!

  之前受引动龙气速度的影响,【七伤龙气剑】其实存在着相当长的冷却时间,大概两三分钟才能攒上一发,此时自己体内龙气泛滥,却可以迅速施展了。

  而且龙气也有疗伤效果,不用白不用,正好用【七伤龙气剑】炼体,省了嗑药,顺便也消减一些龙气,减少体内痛苦。

  萧厉此时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就是使劲的施展【七伤龙气剑】,挥霍龙气,希望能等待奇迹出现。

  其实他也震惊自己龙骨滋生龙气的本事未免太强,简直有些无底洞的感觉,不愧是星空中远古龙神的力量。

  片刻后,萧厉感觉只放【七伤剑气】对龙气消耗的速度也很一般,体内龙气滋生的速度越来越快,焚血煮肉的痛苦越来越强烈,萧厉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发生了异变,似乎消瘦了。

  不过萧厉还未放弃,心中一狠,又取出了二十块雪亮的九纹龙钢,一边拼命的乱放【龙气七伤剑】,一边就用龙气锤炼九纹龙钢。

  这种价值比阿德曼合金还要高的材料对龙气极为亲和,萧厉如今龙气太多,可以将它们虽然揉捏,甚至拉成面条,甚至拿它们当丝带一样挥洒,这也可以加快一些龙气的消耗速度。

  为了消耗龙气,多坚持一会儿,萧厉也算无所不用其极了。

  然而又过了片刻,萧厉终究还是扛不住了,焚血煮肉的强烈痛苦让他意识都要模糊。

  “罢了,坚持不住了,看来终究要死上一次,再不甘心也不行,想不到我这第一次死亡,不是遇到了高手,而是被自己的技能给坑死的。”萧厉觉得这次算是个教训了,以后必须尽快将【龙拳】之力开发出来,不能再让它乱爆发了。

  此刻,萧厉停下施展【七伤龙气剑】,摸出大荒令,就想强行传送到方尖塔,避免再损龙气。

  其实激活大荒令可以传送回方尖塔的功能很强大,估计能突破很多限制,可是用它传送的速度,对比开星门的一分钟引导时间,快了许多,但是也不是心念一动就瞬间传送的,免不了几秒,而且传送过程中不能运动,不适合用在战斗中。

  而就在萧厉激活了大荒令之时,九尊真龙雕像猛地发生了异变,它们的体表竟然出现了裂缝,继而鳞片脱落,身躯摇摇欲坠。

  “嗯?”萧厉心神一动,立刻终止了大荒令的传送。

  他坚持到最后关头不放弃,就是想尽人事,等待一些奇迹,此时心中通透,眼前的景象,分明是九尊真龙雕像吸收龙气的总量达到了极限,承受不住了。

  “它们吃撑了?可惜……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它们撑爆了,必然不能再吸收龙气,那么以我体内如今龙气滋生的速度,恐怕瞬间血肉就会被蒸干、烧干!”萧厉有些失望,再次想激活大荒令,却也不死心的盯着那九尊真龙雕像。

  它们的鳞片脱了,如褪了一层皮,变为了亮银色的银龙,从身躯上也冒出了一些画着奇怪符号的诡异纸片,还有一些奇异材料。

  突然,萧厉眼睛一眯!

  “这些真龙雕像的铸造材料……不是九纹龙纲么?怪不得它们对龙气那么敏锐,还能吸收……等等!”萧厉心神一震,九尊真龙雕像吃撑了,损毁了,不能再吸收龙气了,化作了大量的九纹龙纲,以它们的庞大身躯,九纹龙纲有点多啊,这不就成了白捡的材料?

  这么多的九纹龙钢,自己豁尽龙气去锤炼它们,龙气消耗的速度恐怕也不少,能不能顶得住龙气滋生的速度?

  没有了九尊真龙雕像的刺激,龙气自动滋生也会慢慢终止下来吧,自己有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是生是死,就看造化了!这些九纹龙钢,给我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