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第六位神将

  二傻是疯人院的头号大叛徒,他比萧厉还想平了妖蛮山,更是对老疯子撒多哈苦大仇深。

  实际上,二傻只认识疯人院中的一小部分玩家,那妖蛮山他逛得也不多,却极为熟悉聂隐。

  萧厉颇感兴趣的问了一番,才知道这位聂隐也是挺悲催的。

  他在疯人院中的地位极其低下,被誉为废渣吊车尾,甚至都快被踢出疯人院了。

  若说二傻是疯人院第一可怜人,他就是第二可怜人。

  在所有疯人院的玩家中,只有两个人没有妖蛮山住宅,第一个是二傻,第二个就是聂隐。

  二傻的天赋其实非常高,他完全够资格成为疯人院的一员,不过被心理BT的老疯子收了当徒弟,各种折磨。

  而聂隐不受待见,却是因为他的实力严重不符合疯人院对顶尖高手的定位。

  聂隐的思想是偏执的,追求极致的刺杀之道,只有一个后遗症非常严重的刺杀技,打正面的话,他可能连普通玩家都都打不过。

  二傻在妖蛮山时,经常听到撒多哈对聂隐的嘲笑。

  据说内测至今,他所执行的所有刺杀任务,不管刺杀的目标死不死,反正他都必须死,从未生还过。

  他的历史战绩更被疯人院众人当做笑话。

  越级刺杀野怪BOSS十六次,十次成功,六次失败,自己全死,BOSS掉落的宝物从来捡不到!

  刺杀神王玩家四十五次,四十三次成功,自己全死!

  刺杀冒险者玩家十次,五次成功,自己全死!

  内部训练,刺杀疯人院玩家十九次,零次成功,自己全死!

  十次内测,他全都是提前用光了复活次数,不到三个月就被踢出了神幻大世界。

  这次公测,能存活至今,已经是一个奇迹。

  而他这种“送死式”的刺杀,严重不符合疯人院的理念,疯人院追求无敌,追求碾压,追求万军丛中轻取敌将首级,即便是牧师也能打能抗,他们认为以命换命根本就是弱者的表现,因此视聂隐为疯人院中的污点,也因此,他没有妖蛮山住宅,也被禁用登龙道。

  不过,聂隐为人是很高傲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他坚信自己的刺杀之道才是真正的刺杀之道,如果能碾压那还叫刺杀?

  所以,在疯人院中,聂隐与其他人格格不入,道不同不相为谋!

  而且与二傻一样,他对最看不起自己的撒多哈极为讨厌,据说内测时十九次刺杀训练,他选择的刺杀目标都是撒多哈,每次都死的很惨。

  却有一个传言,撒多哈的抗拒雷环之所以这么强,有聂隐的一份功劳。

  听闻了聂隐的传奇故事后,萧厉却萌生了挖墙角的念头,他笑呵呵的去了红箭仙山,在一位低级神使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牢房重地”。

  萧厉之前种在红箭仙山当做牢房的三十株异次元宝箱怪如今已经成长到了二级,个头更大了,已经有一米五高,上面都被标记了数字序列号。

  “神王大人,犯人就关在这个宝箱中。”一位红箭局的低级神使拿着一串宝箱怪钥匙,轻易打开了“1号”宝箱怪,没过多久,零级的聂隐就爬了出来。

  “是吃饭的时候到了么?我告诉你们,得给我换换口味,整天吃面包果会营养不良的。”聂隐当先说道,因为二傻的特别关照,其实他并未遭太大的罪,只是在刚进入神国时比较惨,差点在大屁龙粪坑中恶心死。

  一看到身前的萧厉,聂隐愣了一下,随后眉头微皱,双目之中泛出冷光。

  作为一名真正的刺者,他认人极准,可以说过目不忘,一眼就认出了萧厉!

  “聂隐啊,本神王觉得你是一位天生的刺客,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离开疯人院吧,到我的神国来,我会让你享受绝顶刺客的无限荣光!”萧厉说道。

  聂隐面色冷然,哼道:“刺者之心,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我是纯粹的刺者,你想收买我?没门!继续关押我吧,我是不会屈服的。”

  “是吗?那太可惜了。”萧厉撇了撇嘴:“我其实非常认同你的刺客之道,绝顶刺客的灵魂,不是刺杀的手段,而是视死如归的豁命决心,本神王非常欣赏你。来,加个好友吧。”

  说着,萧厉就向聂隐发过去了添加好友申请。

  聂隐面露思索神色,犹豫了一会,最终同意了,却道:“没想到你这个神王居然这么有眼光和见识,不错、不错!不过可惜,我是不可能被你收买的,你无论怎么拍我马屁,咱们仍旧是敌人。”

  “何必呢,何苦呢?你我之间有什么仇什么冤啊,何不化干戈为玉帛?”萧厉微微一笑,取出了一张卷轴递给聂隐,“来,我给你看件东西。”

  聂隐怀着疑惑打开那张卷轴,看到的是一个叫【永恒祭坛】的建筑的信息。

  这张卷轴可是萧厉特意找了一个神使帮他制作的,里面重点提到了可以用灵魂宝石在永恒祭坛中复活神将。

  “聂隐啊,看到了没,我有灵魂宝石,可以复活神将!一个可以无限复活的绝顶刺客,我想是很可怕很可怕的。”萧厉说道。

  当初万天尊也宣称永不屈服,结果只为了几个面包果,立刻就怂了,后来得知神国包吃包住,赶都赶不走,萧厉觉得要挖一个偏执刺客的墙角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聂隐撑着永恒祭坛的信息卷轴看了半天,几乎要痛哭流涕!

  他是一个真正的刺者,随时都能豁命!他怕什么?

  还真有一个怕的,就是怕死的太多,被永久踢出【神幻大世界】!

  那样的话,他就歇菜了,刺客人生到了尽头!

  没有了畅快刺杀的世界,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怎么追求刺者那刹那永恒?

  聂隐对疯人院本来就没有多少归属感,他见过二傻,也和二傻交流过,很快就动摇了,最后向着萧厉一拱手:“士为知己者死,这也是刺者之道,萧神王懂我,是知己,所以……呵呵呵!”

  “你无耻的样子,颇有大傻当年的风范!不过我喜欢,聂隐壮士,欢迎加入神国大家庭。”萧厉点了点头,又问道:“问一下,你还有几次复活次数啊。”

  “说来惭愧,我只有两条命了,已经死不起了!要不然,我早就自杀离开了,怎么会甘愿在你这里蹲宝箱。”聂隐说道。

  “两次啊!”萧厉皱了皱眉头,双目之中青光一闪,无情飞刀斩出,聂隐立刻躺地,化作白光消散了。

  “两次太多,刺客只需要一条命!”萧厉微微一笑,连忙展开【星门】技能,却是以聂隐定位。

  聂隐在一个被白雾笼罩的地方复活了,他正纳闷呢,怎么萧神王突然秒了自己,这是要做什么?他还要开星门过来,难道他不是看重了自己的刺杀技术,想收为神将,而是想将自己斩尽杀绝么?刚才聊得挺好的啊。

  他略一犹豫,冷哼一声,同意的萧厉的【星门】申请。

  “倒要看看这个萧厉弄什么玄虚。”

  很快的,萧厉从星门中跨步而出,却微笑着对聂隐道:“刺客只有一条命,才是真正的豁命!要带给别人绝望,自己就不能留退路,必须决然,我杀你一次,助你成为最强的刺客!”

  其实,萧厉的只是想彻底将聂隐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而已。

  聂隐却被萧厉说楞了,他仔细一品味,竟然狠狠一砸拳头:“你说的,有道理啊!”

  “哈哈!”萧厉心中暗笑,接下来稍一引导,便就将聂隐封了神将,然后以彩虹桥将他带到了神国。

  “那边有一座西西小饭堂,去吃一顿饱饭吧,神将在神国中的特权极大,吃饭不要钱的。你可以联系二傻,让他帮你安排住处,练级什么的也可以问他。”萧厉指点了聂隐一下,还给了他一块传音令,却又打开【星门】,很快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