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魔王阿瑟辛传承

  夏铭淑银牙紧咬,她恨不得将萧厉踩在脚底下蹂躏。

  这厮实在是太气人了!

  “我打死你!”她轻喝一声,手中漆黑长矛便就绽放乌光,红袍飘扬,近身出战!

  “来啊!”萧厉踏剑急退,看似悠然,其实已有心惊,夏铭淑身上那红袍,那黑矛,有几分眼熟,让他内心忌惮。

  “今天,我就是你的劫数!萧厉,你纳命来!”夏铭淑一跃而起,长发随红色长袍一同飞扬,手中的漆黑长矛竟刺出一道乌光,向着萧厉凌厉穿刺。

  萧厉不敢大意,闪身再躲,双目青光一闪,还以无情飞刀。

  “铿锵!”

  那夏铭淑手段诡异,她的反应竟然极为迅速,双目之中红色一闪,竟然也飞出两把红色飞刀,与无情飞刀铿锵碰撞,同时消弭!

  “咦?”萧厉稍惊,此刻也不留手,御剑腾空,双手比划成手枪模样,连点破体剑气!

  破体剑气是动作冷却的神技,萧厉剑意充足,又有【弹指神通】强化手指灵活,此刻但求急速,剑气发动速度极快,就如手握双枪,白色剑气疯狂飚射而出。

  他还故意喊出了马文豪的台词:“剑气纵横三万里,两把AK四十七!”

  “哼!”夏铭淑冷哼,她的动作竟然敏捷至极,人就如一道红色影子,提着漆黑长矛飞快掠动,忽而南北,瞬至东西,非但没有任何狼狈的模样,反而显得凌厉而又潇洒,而在躲避萧厉密集剑气的同时,她还有空闲甩动漆黑长矛进行反击。

  那漆黑长矛也是奇异,夏铭淑每次一甩,竟都能飞出一轮新月形的黑色气刃。

  那黑色气刃无声无息,有一丈多看,似剑气又不是剑气,萧厉直觉凶险,连躲数次,次次远退,攻击因此失了连贯,他的眉头不禁渐渐皱起。

  夏铭淑超出他的意料,如今竟然这么强力了么?

  萧厉这边攻击一缓,夏铭淑那里又再展手段,她身体昂然一立,红色长袍无风向后飞扬,之上竟然冒出了小火苗一般的黑色,如覆盖了一层黑火,接着左右双手撑开,右手之上漆黑长矛乌光森森,左手之上竟也显现出一把黑矛之影,她双目明亮,面容冷艳,乌黑长飞也飞扬,头顶缓缓的出现了一轮模糊的、如倒扣弯月状的血红轮环!

  看到这一幕,萧厉心神剧烈震动,眼前这幅画面他眼熟至极,跟那魔王阿瑟辛的形象何其相似。

  “这……难道夏铭淑获得了魔王阿瑟辛的传承!”

  萧厉清晰记得,在虚天神国剧情中,那魔王阿瑟辛被虚天剑主一式【剑界封棺】钉死之前,曾丢出了自己的三件兵器,正是两把漆黑长矛和一个血红轮环,虚天剑主说他是将三道传承送入起源界!

  而眼前的景象……萧厉几乎已经肯定夏铭淑得到了其中的一道传承!

  魔王传承非同小可,萧厉瞬间心神紧绷,不敢有丝毫大意,无情飞刀和破体剑气连忙施展。

  然而不管是无情飞刀还是破体剑气,竟诡异的不能伤害夏铭淑分毫,一旦接近她,就如同被气化了一般,化作黑色焰火,落在夏铭淑的血色长袍之上。

  “这是……领域?”萧厉眼睛一眯,立刻后退,暂停攻击,认真观看起来。

  那夏铭淑此刻凛然,朱唇轻启,轻喝:“暗焰涂黎,血月之殇,至极的黑色,劫难的黑焰,为尔赐下这永恒的劫数!萧厉,细尝这番绝望!”

  话音一落,夏铭淑身上的黑色猛然蒸腾,如黑焰焚天,烧亮了头顶的血红轮环,令它由虚化实,继而那血红轮环一个旋转,就向着萧厉飞旋而出,其后黑焰跟随,化作一柄柄黑色长矛,又迅速散开,迅速呈现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

  “来的好!”萧厉眉毛一扬,夏铭淑的手段已不是寻常的技能施展,这令他推测恐怕魔王传承直接就是赋予了她觉醒技能,就如自己获得了【神心剑意】一样,可以随心所欲。

  而面对她的攻击,萧厉也是心中豪情澎湃,张口一喝,竟然发出龙吟,震动虚空,与此同时他的身上立刻出现龙纹,右手抬起,大量剑意汇聚,化剑!

  “斩!”一字出口,萧厉一掌前推,身前立刻璀璨,他的剑意以瞬息十万余的速度消耗,一柄巨大的莹白巨剑就出现了,直接迎向血色轮环斩去,以攻对攻。

  他这一击看似恢弘壮丽,然而那莹白巨剑却没有想象中的强大,反而显得脆弱,被血色轮环和大量的黑色长矛迅速击断崩折,又被击碎成了漫天的荧光,而血色轮环和大量的黑色长矛仍有余力,继续前冲,迅速笼罩萧厉,将其身影包裹,瞬间龙吟声阵阵,萧厉就如怒海中的一叶扁舟,被大浪轰退、轰飞。

  “萧厉,你死了吧!”夏铭淑此刻嘴角弯起,接着脚尖一点,整个人竟然蹿空而起,飞快的向着萧厉追击过去。

  很快,她看到了一道模糊身影,知晓是萧厉,心惊他居然还未死,却也凌然一矛向其胸前刺去。

  然而锵的一声,一个螺旋光点突然点在她的长矛尖端。

  “螺旋剑指!”

  一道略微深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夏铭淑顿时感觉手中的漆黑长矛剧烈震动,有强大的力量传递过来,使得她的右手瞬间破裂出血,再也难以把持住漆黑长矛,令其若乌光一般倒飞。

  接着,红白缠绕的光束也在她身侧掠过,搅的她红袍狂摆。

  “夏铭淑,你令我惊讶了!阿瑟辛的传承果然有不凡。”

  萧厉的声音传来,夏铭淑心头一紧,连忙退后一步,右手一招,那倒飞的漆黑的长矛猛的又飞回。

  “你,你……”

  她怎能不震惊,萧厉竟然说出了阿瑟辛这个名字!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一直以来,魔王阿瑟辛的传承就是她的最大秘密,萧厉他怎么可能知道?

  夏铭淑简直感觉脑中轰鸣,她连连又退了三步。

  这时,在她的视线中,萧厉还保持着右手剑指点出的动作,他的身上有金色丝线勾勒如龙鳞,身上有血迹,却在狂灌药水,原本脚下踏着的剑落在一旁。

  突然,他一抹嘴角血迹,带着邪意笑容看了过来。

  “你值得见识我的龙气剑了。”

  言毕,萧厉右手收回,弯指虚托,有龙吟之声响起,他的掌心之中一道血色龙影便浮现而出,迅速化成一柄绕身而飞龙形剑。

  “人体之内分阴阳,五行合并成七伤,一练七伤七者伤,损心伤肺摧肝肠!风雷水火添锋芒,我以龙气御七伤,焚血煮肉铸剑体,以力证道见真章!”

  说话之间,萧厉面色潮红,皮肤渗血,龙气七伤剑伤人伤己的效果更强了,而且引动【龙拳】之力,骨骼也发烫,焚血煮肉的痛苦也出现,萧厉只觉得体内有无数把烧红的小刀在乱刻乱划,痛的直想哼哼,却艰难忍住,继而一声大喝,那绕身的龙气七伤剑突然风雷环绕,猛地一分为六,向着夏铭淑贯空刺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