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北宫狂

  天域遗迹外,荒城丘壑。

  沈妙衣双眉紧皱,面色阴沉。

  他的脑中,频频有好友传讯,一处又一处的资源点被抢夺,一名又一名的手下被击杀……

  一向风雅悠然如他,此刻也紧握双拳,恨不得嗜血杀戮。

  “呜熬!”

  前方传来一声如狂狮般的兽吼,那发出声音的,是一名身披兽皮的“野人”,他狂暴的挥舞着一根血红狼牙棒,周身弥漫血雾,所到之处,兽宠倒飞,鲜血飞溅,无人可挡。

  “萧厉可在?给老子出来受死!”

  他正是那兽血狂战北宫狂,如今已经一百三十级,属性仍旧公开着,张扬无比,只他一人,就冲破了天宠会的宠兽防线。

  在他的身后,有佐佐木,有波风橘,有东龙会大队人马!

  “哈哈哈哈,我们又杀回来了。”那佐佐木此刻狂笑,曾经他们被天宠会从这里赶走,现在形势逆转,又打了回来,看着天宠会被蹂躏,何等愉快。

  波风橘也是面带阴笑,他曾经被杀的很惨,等级都被踩到十级以下,现在他要报复。

  天宠会一方,群情激愤,都怒目瞪眼。

  兽王驯兽师陆三德却拦在众人身前,防止他们冲出,喊道:“稳住,那北宫狂无敌,我们敌不过他,不能上前送死!”

  在他说话之间,有大量的战宠出动,火球、水弹、毒液、冰刺、风刃、闪电链……大片的攻击直接将北宫狂淹没,立刻烟尘四起,炫光一片,大量近身肉搏的战宠也紧随着一拥而上。

  但是待尘埃散尽,北宫狂稳如泰山,身上虽有伤痕,但没有任何虚弱的表现,反而更显狰狞,他狂喝一道:“跟老子一起,兽血沸腾吧。”

  随之,他一狼牙棒狠狠打在了自己的胸口,喷出一大口鲜血的同时,大量的血色线条如从他体内电弧一般凭空向四周绽开,迅速交织成立体的裂纹状大网,笼罩了方圆近二十米的范围。

  立刻的,处于那血网中的血肉类战宠,大部分砰的一声就爆成了血雾,却被北宫狂张口一吸,如龙吸水一般,全都进入了他的腹中。

  “呃!”

  他打了个饱嗝,脸色出现潮红,身上所有伤痕顷刻消失,整个人顿时显得更加龙精虎猛了。

  至于不多的几头没爆体的战宠,也是皮开肉绽,受伤严重,被北宫狂像打地鼠一般,用狼牙棒砸碎脑袋而亡。

  面对这样凶狂的一个野人,天宠会玩家惊退。

  有人胆寒,喊道:“这野人用的是什么技能?”

  “可恶!”有人顿足狂呼:“为何他能这么强,为什么他就是打不死,这到底是为什么?”

  很多人也有同样的疑问,在他们看来,野人打扮的北宫狂强的有些离谱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就是疯人院玩家的实力啊。”沈妙衣摇了摇头,他也是在今天才真正体会到面对疯人院狠人的压力。

  “会长,现在到底是什么形势?其他地盘怎么样了?”有人在旁边问道。

  沈妙衣蹙眉,沉声道:“除了毛熊森林和星铁矿场之外,其他的练级场、资源点全部陷落,被击杀的兄弟超过了两百,我已经令毛熊森林和星铁矿场的兄弟们放弃防守,全部撤退,但追杀凌厉……”

  “这么说,如果这荒城丘壑也被攻下来的话,我们就被打穿了,野外全线失利,只能退守天域遗迹……这对我们公会的声誉影响太大了。”

  “声誉什么的,老子不在乎,资源点什么的也无所谓,回头可以再抢,但老子咽不下这口气,几个人就能把我们东龙会打残?难道我们都是废物么?”

  “不,是因为敌人太强,北宫狂是疯人院的狠人,有以一敌百,甚至以一敌千的战力并不奇怪。”陆三德说道。

  “这……”一位驯兽师吓退了一步,“那我们岂不是完了?”

  沈妙衣此刻却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慌,萧神王马上就会过来支援!”

  “萧神王……那北宫狂指名道姓,就是要找萧神王,却逼杀我们,实在可恶!”

  “萧神王跟疯人院结了梁子,却连累到我们身上了?”

  “萧神王来了又能如何?这北宫狂太猛,况且还有东龙会那么多人,他就算带兵也不好使吧……”

  周围天宠会的玩家议论纷纷。

  那北宫狂此刻更是凶狂,张口大呼道:“萧厉小儿,你老子我来了,带把的就出来。”

  而就在这时,一道星门突然就在沈妙衣身前出现,随之一声冷哼响起,白衣飘洒,萧厉踏步而出,笔直站到了天宠会众人之前。

  “疯人院,当我萧厉怕你们不成?”他冷然出声,大袖一甩,双目之中青光一闪,便就有两把青色小刀闪现,噗的一声,同时从北宫狂的胸口穿透。

  “你就是萧厉?”北宫狂却仿佛没受到任何伤害,看着萧厉,裂开大嘴,大笑。

  “哈哈哈,终于敢出来了。来,让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这北宫狂也踏出一步,狼牙棒一震,其上立刻血光耀眼。

  他身后的佐佐木、波风橘等人也都大笑,波风橘喊到:“一个神王,单兵前来,真是不知死活……”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却陡然察觉萧厉目光冰寒,下一刻,双目一痛,便就悲凉的化作白光消散了,却是被无情飞刀直接贯穿了双目。

  这一幕发生的有些诡异,周围的人只觉得萧厉一瞪眼,波风橘就死了,还有些看不明白。

  萧厉却也懒得废话,立刻以心念连通彩虹桥,同时放出青虹飞剑,接着踏足其上,凌虚半空,目光一扫,三万米视距让他清晰看清了周围的形势,远处那孙癫带着花次郎,正乘骑大屁龙赶来,还有文才二人组与康斯坦汀,从另外一个方向赶来。

  “哼,果然是疯人院!”萧厉冷哼一声,“你们要战,那就战,或许我之前也确实太低调了,才教你们以为我没手段?”

  这时那北宫狂从地面之上蹦起,就如一颗炮弹一样,发出狂狮的吼声,周身弥漫血雾,双目也通红,双手抡着狼牙棒就向萧厉打来。

  萧厉双目之中青光闪烁,无情飞刀斩出,却被北宫狂周身的血雾冲散。

  “咦?”他稍有惊疑,当即右手抬起,食指、中指交叠,便就是螺旋剑指点出。

  就见赤红、莹白两色剑气在他指尖纠缠,就如化作一杆神枪出世,将北宫狂从半空直接刺下,一大片的血雾爆开,骇然在他胸口打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空洞。

  这一幕骇人,令周围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北宫狂一路横推,不可撼动,什么技能能将他的身体都打穿?

  萧厉却是蹙眉,在他眼中,北宫狂的的血条怪异,虽然瞬间少了一截,但是还有很长很长,再定睛一看,果然他伤而不死,却面带疯狂神色,发出一声狂吼,身上血气瞬间蒸腾,整个人就如燃烧起来了一样。

  “狂战兽血!”

  他大喝一声,周围血气如飓风一般回旋起来,附近的东龙会玩家被那血气沾染,却莫名的爆体,化作血雾,被他张口一吸,胸口的空洞立刻复原。

  “这……”佐佐木等人大惊,纷纷远离北宫狂,他竟然连自己人也杀?

  那北宫狂却是面色狰狞,身上迅速出现了一道道血纹。

  “呜嗷!”

  他发出一声大吼,丢掉狼牙棒,身躯突然化作了一头一丈高的血狮,那血狮有着通红的双目和骇人的獠牙,毛发如血火,浑身滴着血水,骇人无比。

  而就在这时,七彩光芒从天而降,轰然坠地,在那光芒之中,立刻有大量身影冲出。

  当先,锵锵锵锵锵……

  却是一大片紫色飞剑如密集箭雨一般扫落而下,继而爆炸,引得大地震动,烟尘四起。

  天空之上,出现了一头庞大的怪兽,如钢铁战机一样,正是已经一百二十级的变异虫魔蚁,在那虫魔蚁的头顶之上,站着一个衣服皱巴巴的身影,他背后有一面旗子,头顶飘着竖排大字:“疯人院的别跑来吃药”!

  在他的身后,还有那金色哥布林模样的蒸汽留声者,正在播放很是婉转的音乐:“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歌声回荡,显然与周围的气氛安全不搭。

  “大傻子说男人当自强,就该自带出场BGM,这就是我二傻的BGM,从此以后,欲败我二傻,必先毁我音响!啊啊啊啊……”那衣服皱巴巴的人正是尼古拉.特耳莎。

  还有一道人影飞在半空,踩着与萧厉一模一样的青虹飞剑,喝道:“东瀛人,吾来斩杀!”

  他是袁飞瀑!

  而大地之上,一群足有三米多高的小巨人出现,他们神魔一般,穿着皮裤衩,肌肉雄壮,有着暗灰色狰狞的头发,持着漆黑长矛,披着鲜红披风,整齐而来,那是神魔斯巴达!

  见此情形,天宠会众人振奋,东龙会众人惊退,那北宫狂却是无惧,化作的血狮冲着二傻呜嗷一声咆哮,却猛地跳起,就像血色炮弹一般,仍旧向萧厉扑去。

  而一道雄壮身影也跳起,一拳就将他打翻了回去,正是S阶的列奥尼达,他如今已经150级,有战神之姿。

  “嗯?“被打回来的血狮摇了摇脑袋,仍旧血目森森,作势欲扑。

  萧厉却大袖一挥,笑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若不愿,慈悲为怀,我来强渡!杀!“

  随着他的命令,神魔斯巴达们整齐划一的擎起手中漆黑长矛,整齐划一的投掷而出,一片黑色枪雨立刻遮天!

  这种气势,这种动作,是玩家们根本达不到的,因为神魔斯巴达是兵种,是为战场而生的战士,他们打仗,与玩家公会之间的战斗完全不同,那才是真正的铁血杀戮!

  ”THIS IS 斯巴达!“列奥尼达更是狂呼出声,他大步冲出,直接冲向北宫狂化作的血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