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师弟,知道怎么做么

  从方尖塔中出来之后,萧厉眼前一亮。

  圣阶黄巾力士自行采石铺路,竟然弄出了一大片平整的石板广场,使得原本略显荒凉的白马原有了一种古城遗迹的感觉。

  另外,方尖塔左侧,十五座炼金作坊一字排开,整整齐齐的,制作出来的金币却被黄巾力士全部收集,在远处堆成了一座金币大山。

  那金币大山,耀眼啊!

  两座阳光花园黄巾力士照顾的很好,木头人长势喜人,宝箱怪幼苗还在培养着。

  对黄巾力士的表现,萧厉大感满意,心情一好,直接赏了他三块神晶。

  接下来,萧厉查看了一下那些宝箱怪幼苗,发现大部分已经成功进化为二阶形态的【异次元宝箱怪幼苗】,但距离三阶形态还比较远,三阶形态的信息预览也未生成。

  萧厉想了想,采集了三十株异次元宝箱怪幼苗放入储物空间,这三十株幼苗他要带回神国栽种,试验他的另一个想法。

  至于唯一的那株商铺怪幼苗,如今还未变化,它要成长为二阶形态需要巨量阳光,信息预览也没有生成,估计要在阳光花园中培养很久才有可能。

  萧厉又到金币大山中随意收了一百多万金币,之后意气风发,召唤出红色神鹰,开始继续摆放炼金作坊。

  这一摆,就是整整一百座!

  之后萧厉又用神晶把它们全部激活。

  他如今已经是休闲心态,也不着急将一千座炼金作坊都摆放出来,也免得为黄巾力士增加负担。

  “炼金作坊多了,金币真的就跟垃圾一样啊。”萧厉感叹了一句。

  而在使用红色神鹰的过程中,他还惊喜的发现,在自己沉睡的这几天里,红色神鹰中的神力竟然已经自动回复满了。

  “红色神鹰的神力居然回复的这么快,看来我可以作土豪了,跨界星门随便开啊!”萧厉笑呵呵的放出青虹飞剑,又赶往了青萍坡的阳光花园。

  那座阳光花园中,除了木头人之外,就只剩下了一株豌豆射手幼苗,它是唯一存活下来的独苗,“伙伴们”已经过量进化,全部挂掉!

  这株独苗是豌豆射手幼苗的四阶形态,叫豌豆加农炮幼苗,相当于A阶植物兵种,可自然成长至八十级,后续会获得经验迅速升级,或缓慢自然生长升级。

  豌豆加农炮已是重型植物兵种了,一次攻击可以发射出十二枚豌豆加农榴弹,豌豆加农榴弹具有强大的炸裂伤害,能造成强大冲击波,榴弹炸裂生成的碎片还拥有穿刺伤害,杀伤力很强大。

  不过,它的的攻击速度很缓慢,慢到一个小时才能发动一次攻击!

  萧厉仔细查看了一下豌豆加农炮幼苗的信息,它在阳光花园中已达到了自然进化的极限。

  这倒不是说它无法再次进化,而是没法再借助阳光花园中的阳光进化了。

  萧厉妥善的将这株幼苗采集了下来,在他想来,这种一个小时才能攻击一次的植物兵种,该仔细研究一下用途。

  至此,萧厉这趟投影神国之旅结束了,他打开星门,再次回到神国,大袖一甩,直接前往野猪洞。

  野猪洞内,木之衡和黄西西拿着矿铲正在扒着矿石,在他们旁边,站着一群满级神魔斯巴达,旁边还一位神使,偌大阵势,就为监督两人挖矿。

  黄西西倒是很卖力的在扒矿石,木之衡却很无耻,出工不出力,拿着一块星铁矿石来回晃悠。

  因为他很清楚,挖不挖矿石其实无所谓,这就是一种变相的囚禁,只要呆在这野猪洞,不反抗,就没事!

  他还不时和黄西西聊上几句,有一种随遇而安,何时不是我家的感觉。

  “西西啊,歇一会吧儿,不要这么拼命,挖不挖矿无所谓的,要不我借你一块星铁矿石,你拿着装装样子,保证没事!”木之衡道。

  “我就挖,我就挖!我和你道不同,不相为谋!”黄西西瞥了木之衡一眼,若有鄙视,却仍旧在卖力挖矿,脸都抹花了,仿佛较劲似的。

  “何苦呢?何必呢?有气往我身上撒啊,何必跟矿根缠绵如火?”木之衡撇了撇嘴,“其实这里管吃管喝,又没有疯人院的追杀,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你倒应该感谢萧厉把你关在这里,要不然你的九条命估计都没了,说不定已经和这世界说拜拜了,那可就意味着你永远失去了成神的机会。”

  “哼!我不像你那么无耻没下限,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别人让着我,从来没有人这么欺负过我,我只知道萧厉把我关在这里,他就是我的仇人!而你,自称什么盟主,就是个软蛋,没骨气!”黄西西跺了跺脚。

  “你这就是看不懂了!萧厉没杀我们,只是把我们丢在这里,还有大部队看着,煞费苦心,这说明他不想杀我们,而是需要我们啊,所以他不会一直关着我们不放的,你要有点耐心,这说不定还是一个抱大腿的机会呢。”木之衡悠哉悠哉的说道。

  “说起来,本大盟主还是被你连累的呢,本来我和萧厉参禅悟道,一个慈悲为怀,一个普度众生,多么和谐?你把本大盟主害惨了!想一想,贪、嗔、痴在你身上完美纠缠,佛祖都饶不得你啊!你这自以为是的公主病得治!不治,得死!”木之衡连连摇头,若指点一般。

  “我不治,我不治!我绝不屈服!”黄西西大喊道,有一丝疯狂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不治好啊,我最喜欢不屈服的。”

  正是萧厉大步而来,他一身白衣,双目冷厉的青色光芒若妖异,随着前进,神魔斯巴达立刻为其让开道路,那名神使也立刻恭敬随其身后。

  “你!”一看到萧厉出现,黄西西先是一愣,有些疑惑。

  当初回到神国后,萧厉就换掉了开光三件套,也摘下了九佛冠和佛面慈悲为怀,如今穿的是月白战衣,气质冷傲,与当初的“慈悲为怀大师”可完全不同。

  不过,只是喘息的时间,黄西西似乎就再也压制不住愤怒,喊道:“你是萧贱人还是萧厉!是你伪装成慈悲为怀大师?”

  萧厉闻言眼睛一眯,便就有两把无情飞刀凝聚而出,一左一右刺穿了黄西西的小腿,令她啊呀一声直接软跪在地。

  紧接着,萧厉却又看向了木之衡,知晓肯定是他把自己的信息都告诉了黄西西。

  木之衡讪笑起来,说道:“师兄,师弟在这里可是等你很久了。”

  萧厉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向黄西西,一甩手,打开储物空间的同时,一顶金灿灿的帽子就飞向了黄西西的头顶,稳稳落于其上,那正是九佛冠!

  萧厉再一甩手,金钵也出现,落在了黄西西身前。

  “师弟,知道怎么做么?”萧厉冷笑着说道。

  木之衡一拍脑门,道:“明白,知道!”

  他继而对着黄西西抱拳一拜,喊道:“请大师赐福!”

  话音刚落,金钵中顿时叮的一声脆响发出,而黄西西从九级直接就被洗成了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