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大师他不饶你

  片刻后,萧厉来到了月阙宫,在一处傍水亭阁中见到了叶秋寒。

  “我来给你送大宝剑!”他开口说道。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叶秋寒白了萧厉一眼,其实即便她是神话职业,进出仙神圣界也有诸多限制,而且每月有次数限制,所以她这次从仙神圣界中出来,是有损失的,不过这些她不会告诉萧厉。

  萧厉取出一把青虹飞剑和一块神晶,微笑着道:”你怎么还戴着面纱,长得这么漂亮,老遮面做什么?“

  叶秋寒从萧厉手中接过两件物品,却道:”这世上谁人不遮面?“

  ”咦,你这句有道理,可惜……“萧厉摇了摇头,”别人遮面是为了遮丑,你是为了遮美,这个大大的不同。“

  ”不跟你贫了。”叶秋寒饶有兴趣的查看着青虹飞剑,这把飞剑如何用,萧厉已经告诉她了,不过要是用光了神晶,她还得向萧厉要。

  “看过论坛没有?你雇的水军已经开始运作了,以后关于三十三天大神国见闻录的帖子会越来越多,这事情我交给了叶庭芯全权负责,她会办好的。“她又说道。

  萧厉点点头,说道:”多谢了,改天再请你吃饭。“

  ”可以!“叶秋寒似有笑容,”还有别的事情么?“

  ”还想送大保健!“萧厉举手道,”真的大保健!“

  ”哼!“叶秋寒轻哼了一声,”无聊,我走了!“

  说罢,她一甩衣袖,就要离去。

  萧厉却又连忙喊道:”叶仙子请留步,我还真的有一件事,你借给我一个人使使吧……“

  关山佑最近很舒服。自从上次带着萧厉开了贝歌古城的传送阵之后,他就一直闲逛至今,月盟没给他发布任何任务,难得这般轻闲自在啊。

  其实作为月盟的精英,他平日是很忙的,不说别处,就只是月阙宫地域,就有大片的未知地图需要探索,还有一些大怪,随便带着部队探索探索,可能就要大半天的时间,实在无聊得紧,而他的身份又要求他必须严守纪律,事事都要拘束,哪有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闲逛舒服。

  想想最近的生活,乘骑喷火红龙装装叉,带个小妹练练级,无聊杀个小野怪,无拘无束,想干嘛就干嘛,这才叫游戏嘛。

  ”真是托了团长的福啊,希望大小姐晚些再征召我,让我再玩两天!“他心中正想着,突然就接到了叶秋寒的通话申请。

  ”呃,完了!“关山佑脸色一苦,心说这还真邪门,刚冒出个念头,大小姐就发来了通话。

  ”回月阙宫,广场,萧厉神王借你用用!“叶秋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也不等关山佑的回复,说完后立刻就结束了通话。

  ”咦,团长找我么?这倒不错,好差事!“关山佑眼睛一亮,他觉得跟萧厉混还是不错的,于是找了最近的一座传送阵,很快就返回了月阙宫。

  萧厉此刻就站在月阙宫传送阵之前,一看到关山佑出现,立刻招呼道:”小龙骑,过来过来,来这里!“

  ”团长老大,有什么好差事?又要开哪里的传送阵么?“关山佑俩连忙问道,只要不是面对大小姐那几位长辈,他在别人面前还是很放得开的。

  ”我请你帮我试试装备。“萧厉温和的说道,已经取出了”大师的赐福“!

  ”这是啥?这不是和尚的帽子么?还有这个金碗,这是紫金钵盂吧?这是什么装备?团长,你是不是打劫了唐三藏。“关山佑饶有兴趣的问道。

  ”年纪不大,倒还挺博学,唐三藏都知道!“萧厉此刻却是毫不客气的先拿起九佛冠,直接放在关山佑的头上,道:”先给你戴上!“

  ”阿弥陀佛,团长你想让我COSPLAY圣僧么?帅不帅?有没有女妖精?“关山佑还挺调皮的,顶着九佛冠颇感新奇,眼睛往上瞟,还用手摸了摸。

  萧厉此刻一手端着金钵,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着关山佑,说道:”还算可以,不算太丑,那么你感觉怎么样?这帽子戴着舒服不舒服?“

  ”好像有点沉,不过还算可以接受吧。“关山佑说道。

  萧厉点了点头,那九佛冠中可是放了九颗神晶的,自然会有点沉!

  说起来那”憨厚大师“也真是坑,从来没说过这九佛冠要安装九块神晶才能工作,这还是萧厉自己研究出来的呢。

  ”那么你现在试着把它摘下来。“萧厉又说道。

  ”好!“关山佑有些迷糊,不知道萧厉到底要做什么,此刻就想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手放上去了,那帽子却没动。

  怎么回事?关山佑一愣,两只手抓住九佛冠,还是摘不下来,他有些发慌,低着头两手抓着九佛冠往外拔,但就是摘不下来。

  就九佛冠长在了他的脑袋上一样,结结实实的,无论关山佑怎么努力,它都纹丝不动。

  ”团长老大,这是怎么回事?这和尚帽子怎么粘到我的头上了。“关山佑还在努力往外拔着九佛冠。

  萧厉点了点头,嘀咕道:”这也不错,起码打怪动作大的时候,不会脱落。“

  他神色一正,又对关山佑说道:”好了,不要着急,你先站着别动,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

  关山佑一脸茫然,只好站着不动了,却突然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萧厉此刻手捧金钵,神情专注,关山佑不知道的是,他此时正在默念真言:”请大师赐福!“

  可十秒、二十秒、一分钟……萧厉愣了,他已经连续默念了好多遍的”请大师赐福“,可金钵中一点动静也没有,而关山佑也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么回事?真言不管用?

  他愣愣的看向关山佑,关山佑也愣愣的看向他,如此好多秒,关山佑更加茫然了,道:”团长是要见证什么奇迹?“

  ”呵呵!“萧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说果然秃子就是不靠谱,众大佬对憨厚大师的怨念果然有道理,他现在很怀疑这套”大师的赐福“根本没有任何功效,至少他给的使用说明就一点都对不上。

  ”再试试吧!“萧厉说着,这回却没有默念,而是直接喊了一句:”请大师赐福!“

  没想到,他这话音刚落,手中的金钵突然自动飞到关山佑的身前,当啷一声稳稳落在地上,其中金光一闪,叮的一声,似乎一块宝石就出现了,而关山佑则大喊一声,道:”唉?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掉了一级?刚刚升到的六十八级,怎么现在又变回了六十七级?哇靠,团长老大是不是你坑我?“

  ”呵呵!原来不是默念,而是要喊出来啊,我就说嘛,亚卡金属对声音敏感,默念怎么能行?“萧厉若有领悟,此刻连忙问道:”少了多少经验?“

  ”五千!我的五千经验没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关山佑此刻好慌。

  ”五千啊,似乎挺不错,要的就是这种功能啊!“萧厉此刻却是得意了,又上前看了看金钵中出现的物品,那竟是一块经验宝石!

  ”五千经验换一颗经验宝石,不错啊!“萧厉这回大感欣喜,心说那憨厚大师到底是星空存在,这手段果然不同凡响,喊一句真言竟然能用五千经验制作出一颗经验宝石,这是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啊!

  ”不行,还得试试稳定性!“萧厉又慎重起来,此刻再次喊道:”请大师赐福!“

  叮!

  一块经验宝石又在金钵中出现了。

  ”有意思,果然是虚空造物,关山佑站好别动!“萧厉双目放光,再次喊道:”请大师赐福!“

  叮!

  第三块经验宝石出现。

  ”请大师赐福……请大师赐福……请大师赐福……“萧厉大感兴趣的连连呼喊了起来,他发现喊这句咒语根本不用拿着金钵。

  旁边的的关山佑却是崩溃了,他的经验五千五千的往下掉,眼瞅着这都掉了好多级了,吓得连忙高喊:”请团长别念了,请团长别念了,再念就要到零级了!“

  ”咦,你这倒提醒了我,这东西还可以用来削别人的等级啊,好宝贝!“萧厉对着关山佑道摆了摆手,”放心,别害怕,我不念了。“

  关山佑松了一口气,他感觉好冤,团长无端端的搞的什么邪法,来削自己的经验干嘛?

  “不过,你要念!”萧厉又道。

  “我要念,我要念什么?”关山佑脸色发苦,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你要大声念出来:请大师保佑!”萧厉决定试验九佛冠的第二条功能了,可以抵挡近神圣阶存在攻击的防护罩,他对此最为期待。

  “请大师保佑?这是什么啊?”关山佑感觉一头的恶寒,什么鬼的大师,今天招谁惹谁了,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喊道:“请大师保佑!”

  这一喊,顿时之间,从九佛冠上顿时就冒出了大片的金光,那金光灿烂夺目,十分奇异的流淌到了关山佑身上,如同为他塑了金身,瞬间让他宝相庄严,如成佛了一样。

  “说好的能量罩呢?这憨厚大师又坑了,不过这金身看着也挺厉害的样子,估计防御力不错!”萧厉眉毛一挑,连忙又向关山佑问道:“感觉怎么样?”

  “倒是没什么特别感觉,就是感觉被光芒笼罩了呗。”关山佑自己正迷糊呢,身上怎么就发光了?

  “好!”萧厉点了点头,右手抬起,一指弹出一道破体剑气,他要看看关山佑金身的防御力怎么样,倒是不指望真能达到抵挡近神圣阶攻击的程度,能抵挡普通圣阶的攻击就行了。

  可这一道破体剑气竟直接从关山佑胸口穿过,那关山佑啊呀痛吼一声,直接仰面跌倒,血条立刻减少了一小半。

  于此同时,他那金身也立刻消失,被打回原型了!

  “团长,你为什么打我!”关山佑感觉今天太莫名其妙了。

  “呃?”萧厉愣了,什么鬼的金身,分明是一点防御力都没有好不好,就只是显摆效果是不是?

  “秃子果然不靠谱啊!还好我没用螺旋剑指!”他也是颇为气愤,最期盼的一个功能就这么没了啊。

  “团长,我不玩了,你把这破和尚帽子给我摘下来吧!”关山佑感觉如果一直这么玩下去,会把那位“大师”玩残了,鬼知道还能“请大师”做什么?

  “好吧,其实也试验的差不多了。”萧厉说道,如今也不奢求什么了,至少这九佛冠有败经验的功效,还能制造经验宝石,算起来已经超出了他原本的预计了呢。

  “大师饶了他吧!”他说了一句。

  按照憨厚大师给出的说明,这句真言只需“默念”就行,不过萧厉有前车之鉴,哪里还会相信?

  “好了,现在应该可以把和尚帽拿下来了,你试试。”他说道。

  关山佑此刻迫不及待的去拔九佛冠,可是它依旧安安稳稳,纹丝不动,关山佑要哭了:“团长,弄不下来啊!”

  “嗯?不行?”萧厉心中一虚,连忙再次大声喊道:“大师饶了他吧。”

  同时,还用手指向关山佑!

  可是,不管用!

  “大师饶了他吧……大师饶了他吧……”萧厉此刻也紧张了,这玩意儿要是在关山佑头上摘不下来了,那可就坏了,自己赔了不说,还把关山佑给坑了。

  不过连续试了好久,连默念都试了,就是不顶用,关山佑拿出一把匕首想暴力破坏九佛冠都不行,那九佛冠硬的无比,其内可是有亚卡金属的!

  “团长,你别吓我,我可不想一直顶着这玩意儿,这可是个笑话!”关山佑脸色无比的难看。

  “我再试试。”萧厉硬着头皮继续道:“请大师饶了他吧……”

  几分钟后,萧厉泄气了,无奈的对关山佑道:“完了,大师他不饶你!”

  “啊?哪个大师?”关山佑感觉好懵。

  “憨厚大师。”萧厉说道。

  “憨厚他大爷!”关山佑气得跺脚,又道:“团长您饶了我吧,团长大师您饶了我吧,顶着这玩意儿我可受不了,您可不能不负责任啊!”

  “呵呵!”萧厉摸了摸鼻子,对关山佑无比同情,能受得了一直顶着九佛冠的,估计全宇宙就只有一个人,就是万天尊了。

  就算是唐三藏圣僧,也不是一直都戴帽的。

  “团长您别呵呵啊,您可不能坑我,我还年轻。”关山佑无法淡定。

  萧厉摆了摆手,说道:“放心,总会有办法的,或许等它里面的能量用光了就可以拿掉吧,实在不行我去问问大佬,绝不会让它跟你一辈子的。”

  “一辈子?”关山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一分钟也不想顶着它了。”

  萧厉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道:“那你只能向大师祈祷了。”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关山佑郁闷无比,连连叹气,无奈的面对虚空喊道:“大师饶了我吧!”

  啪!

  这一刻,突然的,九佛冠中九个佛陀面孔露出微笑,齐声开口,发出立体环绕音:“好!”

  随之,那顶九佛冠就如火箭发射一般,直接在关山佑脑袋上升空了,飞起了足有十米多高,然后开始自由落体。

  萧厉都愣了。

  关山佑却吓得连忙跑开,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团长,我有急事,我有天大的急事,我就先走了。”

  他直接跑了。

  萧厉定定的看着落在地上的九佛冠,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尼玛,我服了,咒语都能搞错,这种乌龙都有,憨厚大师不要憨厚!”

  他算明白了,原来拿掉九佛冠的真言不是“大师饶了他吧”,而是“大师饶了我吧”,而且也不用持着金钵喊,而是戴着九佛冠的人喊的。

  将那九佛冠从地上捡起,萧厉一咬牙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大师饶了我吧!”

  啪,九佛冠升空了。

  萧厉抓过来再戴上,“大师饶了我吧!”

  啪,九佛冠又升空了。

  萧厉抓来再戴上,继续试验,连续试了好多次,没有任何意外,终于放下心来,欣喜道:“不错、不错!”

  虽然咒语令他无比怨念,但是整体来看,这套“大师的赐福”还是能达到自己的要求的。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萧厉身后响起:“你果然是想出家当和尚啊,一顶和尚帽子居然玩的这么开心,唉……”

  萧厉闻言回头,是叶秋寒。

  “呵呵!”他苦笑,“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