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忍者零零七

  “萧厉!”

  高仓木只是稍微一迷糊就很快认了出来。

  那穿着忍者服饰,半遮面孔,自称忍者零零七的家伙不是萧厉又是谁?连那把古剑都抓着,还能再假一点吗?

  “看吧,我就说有刺客!”赵丹阳还在后面高喊着,却根本不上来帮忙。

  “狗屁的刺客啊,他是萧厉!”高仓木有些发懵,然而此时形势根本不容他再有反应,一道赤红剑气再次袭来,竟直接刺穿了他的胸口。

  “该死的,萧神王,你要做什么?”高仓木面现愤怒,立刻取出一张卷轴贴在自己胸口,顿时身躯变化,不过眨眼间就成了一个近三米高的臃肿僵尸巨人,身上甚至冒出乌光,看起来颇有强力的样子。

  “你还是个T啊!”萧厉这时已经冲到了高仓木近前,挥剑连斩,再出一道七杀剑气。

  他立刻发现高仓木化作的僵尸巨人竟然皮似精铁,砍不动,不过七伤剑气有破甲效果,照样能伤他。

  只是喘息间,第四道七伤剑气已出。

  “你!”高仓木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萧厉这是要杀他啊!

  “难道……”他也是思维灵活,瞬间猜出怕是那赵丹阳也有预谋。

  “我是忍者零零七!”萧厉攻击凌厉,江崖叠浪翻飞连连,一边攻击,还一边高喊。

  高仓木化作的僵尸巨人虽然皮糙肉厚,但是动作僵硬,只能被动挨打,转眼间就挨了第五道七伤剑气。

  “我是忍者零零七,我招架,我闪避,我奉魔王之命消灭你!”萧厉口中连呼,不给高仓木任何反应时间,第六道七伤剑气出手,很快,第七道!

  “你……”高仓木大急,念头飞快运转,正在考虑要不要用出保命手段。

  可不待他有决定,只觉胸口一痛,一种膨胀之感继而占据了他心神的全部。

  轰的一声。

  七伤剑气的爆炸伤害触发,高仓木化作的僵尸巨人整个胸膛都爆开,这一下爆炸伤害触发,相当于二十八道破甲七伤剑气叠加伤害,威力不可小看,秒杀一般的脆皮玩家根本不成问题。

  “啊……”高仓木痛呼一声,也是立刻濒死,化回本体半躺在地,他毕竟只是神王,不过刚刚一转而已,论本体生命力,还比不过同级野怪。

  而令他惊恐的是,对面的萧厉欺身而上,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之机,半秒都不停,继续杀来。

  “我是忍者零零七!”萧厉继续高喊。

  “你妈了个鸡!”高仓木心态已崩乱,现在是生死攸关啊。

  “我奉魔王之命,消灭你!”萧厉毫不留手,江崖叠浪寒光一闪,一剑封喉,高仓木立刻化光消失。

  “神王没有兵种护卫,果然是弱鸡,本来我还准备了其他手段,居然都没用上。”萧厉摇了摇头,从出场到现在,还不到二十秒,高仓木就被击杀,这般轻松,让他少了些许成就感。

  又放眼看向四周,鬼面骑士正在冲锋,他也不敢迟疑,抬眼一望天空,那脚踏虚空幼龙,背着砂土大葫芦的黄袍大汉立刻会意,稍一颔首,脚下虚空幼龙如一团流动的透明液体,俯冲而下。

  萧厉动作迅捷,收起江崖叠浪,纵身一跃,便就站在了虚空幼龙的后背之上,与黄袍大汉并立。

  再一眨眼,一切消散,萧厉、黄袍大汉与那虚空幼龙如同隐身消失,实际上却是遁入虚空……

  “萧厉!”高仓木的神王殿中,复活的他一阴沉,气急败坏道:“你竟敢如此肆无忌惮!”

  他不信萧厉能完全确认他的身份,更不可能有消息泄露,这一切发生的事实,只能说明萧厉狠辣,宁可错杀也不放过,自己惹了他生疑,他就要自己死,根本没有任何顾忌!

  这种人,果然不好招惹。

  其实高仓木还有许多手段都没有施展,奈何怀抱希望,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时,赵丹阳的通话申请居然又发了过来:“高兄弟,你居然被魔将刺客偷袭了!该死的,那魔王真是卑鄙无耻!”

  高仓木沉着脸未说话,他心中如明镜一样,怎能看不出这赵丹阳也在阴自己?他一定早就被萧厉笼络了。

  居然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法就把自己给坑了!

  “现在魔王的大部队展开攻势,我挡不住啊,好兄弟还来支援不?有好消息,你刚刚被偷袭击杀不久,萧厉神王和夜耀神王就来支援了!”赵丹阳道。

  “哼!”高仓木冷哼一声,心说到现在还要演戏?还要再坑自己么?

  不过他一思索,倒也觉感觉不甘至极,不相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萧厉、赵丹阳他们能翻盘,而且他的骷髅战旗还留在赵丹阳的神国中,那是强力道具,万一被萧厉拿了去,那可就亏大了。

  “罢了,我就真刀实枪跟你们拼正面,看你们还有什么花招!”高仓木心中思索着,其实他隐隐觉得依靠好友魔王的强力部队,只要做好自保,里应外合,可以坐看萧厉被虐杀!

  想到这里,他立刻取出诸多物品,有强效回复药水,有白骨盔甲,有尸皮战衣,有命疗宝石,有死亡领主皇冠……等等等等,将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最后又在体外挂满了尸兵卷轴。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根本不用再刻意隐藏身份,因为萧厉不在乎,他要杀你就杀你,怀疑就够了。

  全副武装之后,高仓木还是感觉不放心,又专门召来自己的亡灵女妖兵种,令她们给自己套上“绿帽子”!

  那“绿帽子”的名字叫反魔法外壳,加持后可以令目标一段时间内免疫魔法伤害,是一种很强力的辅助技能,因为外观是西瓜皮一样的翠绿光罩,所以又被叫做绿帽子。

  加满了所有防御状态之后,高仓木左手抓着尸兵卷轴,右手抓着药水瓶,沉声道:“来吧,看你还怎么杀我!”

  随后他心念一定,迅速建立星门,再次来到了飞雪神国赵丹阳的旁边。

  “高兄弟,我就知道你仗义!”赵丹阳此时站在一片雪崖上,看到高仓木过来,一脸惊喜的模样。

  “哼!”高仓木冷哼一声,沉声道:“萧厉呢?”

  “喏,在那里,和夜耀神王一起战斗呢!”赵丹阳向着雪崖下方一指。

  高仓木依言望去,果然看到远处一身白色战袍、背着古剑的萧厉,他正站在夜耀旁边,即将迎上一波鬼面骑士。

  “什么情况?”高仓木皱眉,这跟他想象中的情形有些不同,原本打算一上来就使用大量尸兵卷轴的念头也为之一缓。

  “目测,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我将前往支援!”赵丹眼战意昂扬道,说完再次跳下雪崖,很快又骑着白毛冰熊远去。

  隐约的,他还喊出一句话:“小心魔王刺客啊!”

  高仓木脸色更加阴沉,身后却突然有声音响起:“你好,我是忍者零零七,奉魔王之命,取你狗命!”

  一样的语调,一样的台词,高仓木立刻转身,就看到一身忍者服饰的萧厉正抱臂站在他身后不远之处。

  而且,在他身边,竟有一头宛如黄金铸就的大犀牛。

  “A阶四十级黄金神牛,什么鬼!”高仓木大惊,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最近开了一头肉牛,还没让它出过手……”萧厉缓缓说着,身边黄金神牛双目陡然一红,赫然发动了【死亡凝视】!

  结果,萧厉的话还没说完,高仓木“啊呀”一声,居然被直接击杀化光消散,什么护具、绿帽都没用,瞬间死翘翘。

  “呃……”萧厉都为之一愣,黄金神牛的【死亡凝视】是概率触发,他没想到高仓木是个非酋,这般容易就跪了,他的台词甚至都没说完,这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其实那远处与夜耀站在一起的,只是他用幻象法杖复制的自身幻象,而他身上这身忍者服饰还是当初在龟岩大陆酒馆遗迹拍“大电影”时抢来的,萧厉曾穿着它在“大电影”的结尾化作隐藏小BOSS击杀“香妹”,客串了一下。

  至于四十级的黄金神牛,那是他之前联系沈妙衣,紧急从贸易行中收购了大量宝可豆培养的,就为了确保击杀高仓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