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放我们过去吧

  “要得就是这种感觉!”萧厉都几乎被袁飞瀑的演技感染,赶紧镜头各种转换,同时小豆兵也是不计消耗的撒出。

  接下来,顺理成章的,袁飞瀑再现剑招,他的身手也足够夸张,背了一个人,剑招依旧潇洒犀利,更添几分决然,而对背后的水香更是重重照顾,宁愿自身受伤也护她周全。

  何为侠骨柔情,不外袁飞瀑是也!

  铿锵铿锵……

  剑光闪,兵刃交击脆鸣震耳,袁飞瀑气势如虎,杀出了气势,一众身受诅咒的东龙会玩家竟然纷纷避让。

  当然,这里面萧厉帮了大忙,他虽然不出镜,可比袁飞瀑累多了。

  接下来,袁飞瀑和花次郎,男主与反派BOSS的第一次碰撞不可避免的展开了。

  那花次郎中了虚弱诅咒,不过他并不在意,脸上是无比自信的神情,此刻双腿一前一后,略微低身,左手腰间握刀鞘,右手弯曲,俯身紧握太刀刀柄,摆出了一个非常标准的蓄力拔刀斩姿势。

  “咦?”萧厉看得目光一缩,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看动作姿势,萧厉便知这花次郎有点干货,连忙在军团频道中说道:“飞瀑小心点,那花袍男是个剑豪,拔刀斩能躲便躲,不要正面刚。”

  袁飞瀑此刻没时间回应,他用尽的全力,胸中热血沸腾,杀的癫狂,大步前行,径直迎向花次郎。

  不过他毕竟背着一个人,【浮光三闪】和【千光瞬景】都不好用出,只凭身手了得,却也敌不过花次郎的拔刀斩,被其凌厉一斩击退,而且那斩击带着剑气效果,在袁飞瀑的胸口之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哈哈,还不给我死!我花次郎高手寂寞,独孤求败,出道至今还没见过对手呢!你一个小剑侠在我拔刀剑豪面前算什么?”花次郎来了一个漂亮的还刀归鞘,一脸猖狂,又透着阴沉。

  萧厉赶紧救场,劈剑气、撒豆兵,将袁飞瀑勉强支援住,连忙道:“别忘剧情啊,现在你要带水香杀出重围,去传送阵,与那什么次郎照面一次也就够了,先撤退,我来扫一下战场。”

  袁飞瀑依旧没有回应,他目光冰冷的看了花次郎一眼,却也赶紧转身劈剑,避开花次郎,向着传送阵山谷的方向冲去。

  一众吚吚呀呀的小豆兵也是疯狂为其掩护。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给我追,杀了他!”花次郎大吼着,突然他发现了萧厉,皱眉道:“咦,这个十三级剑侠什么鬼,挺活跃啊,做了他。”

  萧厉此刻对着花次郎微微一笑,悠然说道:“感谢参演啊,你的表现还不错,比池田水女强多了,但还不够,应该更加阴沉凶狠一点,来,面对我,给点阴狠表情。”

  “嗯?”花次郎一挑眉毛,直接一个拔刀斩击向萧厉,却被萧厉轻松躲过。

  “别动我,你会后悔的。”萧厉说了一句。

  “我后悔你妹,砍死你!”花次郎说了一句,太刀一挥,周围东龙会的玩家便立刻杀向萧厉。

  那黑衣剑侠厉害,身手了得,但好歹也是二十级,让一个十三级的剑侠蹦哒到现在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中剑鸣响起,竟是一片飞剑飙射而来,继而轰轰轰……一片爆炸之声,直接把一众东龙会的玩家炸的鸡飞狗跳,更有几人被炸成了残血。

  这一幕来的突然,瞬间打乱了战场节奏,令花次郎、池田水女等一众东龙会成员大惊。

  他们继而抬头观望,就见一头紫黑色的庞然大物飞临头顶,如一架钢铁战机一样,身上甲壳泛着金属光泽,而且正俯冲而下。

  “这是什么情况!”

  东龙会众人纷纷避让。

  轰三十大马金刀的落在了萧厉近前,萧厉立刻纵身一跃,踏步到了轰三十的头顶,而后道:“很可惜,我要去采集镜头了,不能陪你们玩耍,你们继续好好表现,顺便告诉你们一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为了生存而战吧,表现最好的才能活到最后!”

  “什么……”一片惊哗之声响起,东龙会的这些人自然已经看清楚了轰三十是一头A阶宠物,他们不由一阵慌乱。

  萧厉摇了摇头,他的“大电影”拍到这里就差一场决斗收官了,目标已基本达到,也是该显露手段,接续他的下一步计划了。

  话语说完,他便控制轰三十追上袁飞瀑,舒舒服服的来一场全方位拍摄。

  而与此同时,在八个传承宝箱之前,摩挲尤斯也是强势出场,如虎踞龙盘,赫然发动【地狱天蝎】,二十多个巨大的漆黑大洞在天空出现,其内燃烧着绿色火焰的巨大陨石迅速降临。

  与此同时,变异大嘴魔铜牙也出现,化作尖刺铜球,气势轰轰,如驱赶一般,向着东龙会玩家疯狂碾压冲撞过去。

  “啊……”

  身后响起一片惊呼之声,萧厉充耳不闻,在他的录像镜头里,袁飞瀑艰难的冲到了传送阵山谷入口,身上倒也真的挨了数记攻击,就算有乌金战衣防护,也是鲜血满身的样子。

  突然,他解开绑在身上的白绫,将水香放下,说道:“香妹,你快走,吾来断后。”

  水香的表演也很到位,双目湿润道:“袁大哥,我们一起走,传送阵就在眼前……”

  “不,来不及了!”袁飞瀑摇了摇头,转身背对水香,一副决然神色,道:“快走!”

  “我,我不要,即便死,我和你一起……”水香带着哭腔道。

  袁飞瀑身躯一颤,却在他萧厉的“导演”之下,佯装劈出一道剑气。

  这一剑劈出之时,萧厉便就命令轰三十的一百多只飞剑蚁出动,迅速感染寄生炸弹,飞旋到袁飞瀑身后,隔开水香。

  水香机灵,顺势后退,继而那些飞剑蚁疯狂刺入大地,轰隆轰隆轰隆……

  剧烈的爆炸产生,尘烟四起,整个山谷的入口都好似被炸翻了,待烟尘稍散,那入口赫然已面无全非,一个深坑出现了。

  袁飞瀑笔直的站在那深坑之前,紧了紧手中长剑,双目决然的望向前方,厉声高喝道:“想入此山谷,问过吾手中剑,今日,吾不退分毫,尔等且敢与吾死战!”

  在他的身前,一众的东龙会玩家,包括池田水女和花次郎,全都汹涌的奔向传送阵山谷,有高喊声响起:“尼玛的好坑,赶紧让开啊,让老子坐传送阵离开,再不离开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

  “跟你死战个屁啊,别玩了大哥,让开通道吧,传承宝箱不敢要了,就让我们夹着尾巴逃了吧!”

  “放我们过去吧,真的知道错了……”

  这群东龙会的玩家赫然是被二十头地狱天蝎和铜牙追赶着,彻彻底底的逃命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