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加她好友

  在山谷通道中布下了防御之后,萧厉满意的欣赏了片刻,看到袁飞瀑一脸神采的走来,便道:“小剑侠,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

  “打赌?”袁飞瀑正好奇的看着山谷通道中的植物兵种,闻言一愣,“萧大哥要打什么赌?”

  “我觉得之前那个女玩家还会再来,而且说不定还会带一帮人来,要大开杀戒,信不信?”萧厉笑道。

  “会么?”袁飞瀑皱了皱眉毛,“有萧大哥在此,她来了岂不是自讨没趣?吾倒觉得此女之前吃了一亏,应该长些教训,即便有心报复,也该从长计议。”

  “那咱们就赌一上一赌吧,一日之内她若不现身,我送你一套乌金战衣,如果她出现了,你就帮我把她干掉,如何?”萧厉道。

  袁飞瀑皱眉思索了片刻,而后点了点头,道:“好!她既为东瀛之人,杀了也就杀了,吾不亏!”

  “那就这么定了。”萧厉满意的点了点头,心说又拉了一个帮手。

  袁飞瀑虽然是个游戏小白,但是技术很强,也不是现实中是做什么的,身手极极为了得,随便点拨一下,便就有惊人领悟,对剑侠技能也有自己的理解,而且他是一个剑痴,非常着迷钻研剑招技能。

  以萧厉的眼光,早已看出他潜力极大,假以时日,见识多了,磨砺多了,必定是一个大高手。

  其实萧厉对剑侠职业也极为钟爱,若非预见到神王职业的后期优势,他一定会选择剑侠职业,甚至与袁飞瀑一样,不在意传承职业,有意自由发展。

  所以,他对袁飞瀑有天然的欣赏,觉得找到了一个人,可以将自己对剑侠职业的感悟分享。

  “看萧大哥连番布置,就是准备应付那个东瀛女么?”袁飞瀑又问道。

  “她还不值得,我是打算把这里当做基地来建设的,以后这酒馆遗迹以及这传送阵山谷,便就相当于家门口。”萧厉抬眼望向失落神庙入口,又道:“好了,已然赌已经打了,下面咱们就来调戏调戏她。”

  “嗯?”袁飞瀑皱眉,表示不懂。

  萧厉眼睛一眯,道:“我这人不喜欢被动,不喜欢等人,我可以料定那东瀛女有锁定玩家名字追踪传送的手段,十有八九就是因为你那论坛视频招惹来的,这样,你加‘池田水女’为好友,帮我问问她什么时候飞星过来。”

  “池田水女?就是那个东瀛女么?萧大哥如何得知?而且……加她好友?”袁飞瀑满头疑惑,有些跟不上萧厉的思维,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萧厉笑了笑,道:“只管无脑加好友便是,说不定她还会同意呢,如果她愿意好友通话,那就真的可以调戏调戏了。袁飞瀑闻言一脸懵然,不过也依从萧厉的意思,试着添加“池田水女”为好友。

  天域遗迹外,一处野外营地中,披着白色斗篷的池田水女正盘坐在地,在她周围赫然围了三十名男性冒险者玩家,那很显然就是东龙会的一支小队。

  “我现在引导飞星技能,注意不要让我被任何野怪打扰到了,这个技能很麻烦,需要三个小时凝神静心,说话虽然可以,但是不能移动。”池田水女道。

  在她的对面,有一个蹬着木屐,穿着花袍,露着腿毛,穿着散漫,一身懒散气息的男玩家,他就是这支冒险者队伍的首领,在东龙会中颇有名气的大队长,花次郎。

  这花次郎眯着眼睛看着池田水女,慢条斯理地道:“那可不可以啪啪啪,我想和你啪啪啪行不行?”

  池田水女闻言眉毛一立,道:“花次郎,注意你的言辞!”

  “看样子,你不愿意?你可以跟大统领啪啪,也可以跟会长啪啪,为什么不能跟我啪啪,我也是大高手啊!”

  “你……”池田水女身体一颤,刚进入状态的“静心凝神”便被打断,她咬牙切齿道:“该死的,花次郎你想死么?”

  “想啊,我想欲仙欲死!”花次郎摇头晃脑道,丝毫不在意池田水女的愤怒。

  “你要坏了大事,大统领和会长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闭上你的臭嘴吧,不要再打扰我用飞星!”池田水女冷声道。

  “这就打扰到了?看来你容易把持不住啊,没有定力怎么行?我现在是锻炼你呢,作为奖励,完成任务后你陪我啪啪吧!”花次郎毫不在意地道,而周围其他玩家似乎早已熟悉了自己的这位大队长,一个个笑吟吟的。

  “花次郎,你真是该死!”池田水女气的身子都颤抖了。

  “哈哈,没错,我就是这么的令人厌恶!”花次郎哈哈大笑起来。

  “你也太猖狂了,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池田水女不可抑止的对花次郎无比厌恶起来,她早就听闻花次郎是东龙会第一大队长,是个高手,却不知是这个德行。

  “实话告诉你吧,公平对决,能杀死我的人恐没有,至少会长那个半吊子二刀流剑豪就不是我的对手,我但求一败啊,身为传承职业拔刀剑豪,无敌是多么寂寞……”花次郎夸张的唏嘘起开。

  “哼!”池田水女冷哼一声,就当花次郎不存在,不与他搭茬了。

  可她刚要重新静心凝神,飞星技能的引导进度条才刚刚走了一点,一则系统提示突然在她脑中响起:“玩家袁飞瀑申请添加您为好友,请问是否同意?”

  池田水女顿时眉毛就皱了起来,心说这袁飞瀑怎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居然还添加好友?

  她心中略感震惊,想了想,选择了同意。

  紧接着袁飞瀑的通话申请便就发了过来。

  池田水女更感疑惑,不由的选择了同意,倒想听听那袁飞瀑要说些什么。

  “池田水女,何时飞星过来?”

  袁飞瀑的第一句话就令池田水女再次震惊了一下。

  “吾在此等你,不知你能带多少人,可够吾杀?”袁飞瀑又说道。

  “嗯?”池田水女又是一惊,心说怎么那袁飞瀑连【飞星】都知道?

  “你的星象预言术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不要再用了。”袁飞瀑的声音继续传来。

  “连星象预言术也知道?”池田水女眉头深皱。

  “不要以为你是神将身份就有什么了不起,你背后的神王可敢开星门降临?你也不过能得到一些装备或道具支援罢了!”

  “还有,带好你的星象仪,关键时刻可换你一命,再见!”

  通话结束了,池田水女却觉得犹如五雷轰顶。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怎么可能,他甚至知道的比佐佐木都还清楚!”池田水女心中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自大,她突然非常的心虚。

  这难道就是神一样的对手么?池田水女不由惊疑起来,她不禁看了看旁边满脑子“啪啪”的花次郎,有很大的可能那是个猪一样的对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