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魔术盛宴-虚荣的碎裂

  干涸的魔力转瞬被逆转了“结果”,来源于根源,抵押物为Caster持有的宝具“以太镜”,并非从某人身上汲取,亦并非吸取周围大气中,在外人看来等同于无中产生了数量不可计算的魔力。

  倒映Caster魔力状况的“以太镜”立刻充盈了魔力,依靠两次魔力借贷,Caster让自己在此刻持有的魔力量达到了自己最佳时候的70余倍。

  而这一次同样她将迅速挥霍掉无法长时间存储的魔力,途径早已经想要。包括框架也搭建完毕,借用数学家笛卡尔的宝具,将全部的恶魔生物定位,以此确保她接下来的一招能够囊括所有目标。

  长相各异的恶魔生物要通过精密的运算捕捉到每一只非常困难,但如今已经可以用30多万个点来替代数据,这对她的万能手套而言运算要求连降多个数量级。

  并未再使用“他人”的宝具,Caster作为从者,她也有自己专属的宝具,不止局限在解析他人的宝具,身为开拓文艺复兴艺术及诸多领域的先驱者。莱奥纳多·达·芬奇同样有着专属于她的荣耀。

  “东方的三博士,北欧的大神,智慧的果实……我的睿智,我的万能,将凌驾于一切。于此地,在此处,打开我的万能之门。直达真理!——『万能之人(IL Palazzo delle Belle Arti,Uomo Universale)』”

  从者身份本不可能使用出来真实样貌,经由足够庞大的魔力支持,Caster莱奥纳多将自己的宝具以具现化的固有结界形式完全展开。

  以她的万能手套为密钥,侵蚀世界的魔力无视地上未散尽的冰与火全速展开。

  包括天启四骑士在内,但凡身处坐标系内的一切目标都被全新的固有结界笼罩,而Caster的御主达尼克也被Caster以魔术从高空移动到自己身后。

  现在是正式向原本不可战胜之敌开战的时刻,舞台已经搭建完毕,Caster可不允许自己的御主继续远望自己战斗的美丽身姿,即便不能手挽手地一同起舞,相距五米之内的限制并不会影响到Caster的“胜利”结果。

  反应过来的恶魔生物们立刻开始尝试逃离固有结界,由于Caster一次性框选的范围过于大,数秒钟时间并不足以完全覆盖全域。对恶魔生物而言,身后拿道随着魔力延伸正在不断缩小的峡谷就是它们逃脱的唯一路径。

  并未它们畏惧被杀死,而是落入没有出口的固有结界后,它们将无法执行召唤者的命令,并且无法吞噬这个世界的食物(人类)。

  “死亡”之骑士是第一个选择与Caster交战的恶魔,它保持着先前被连续用特别的宝具戏弄的愤怒,挥动巨大的镰刀冲向了全力展开宝具的Caster。

  理论上杀死Caster也能阻止它们落入无法逃离的艺术殿堂中,但Caster早已准备好了应对恶魔垂死挣扎的后备招数。

  连续扩展“死亡”之骑士所处空间,有了坐标支持,Caster硬生生靠次数盖过了对方的速度与抗魔力。

  在达尼克眼里疾驰而来的“死亡”之骑士虽全力往前冲刺,可连人带马都在不断倒退,仿佛录像带回放一般。

  火蛇从达尼克的手杖中升起,他也想在自己从者无暇分心的时候,起到一点作用。可超出的预料,普通的火蛇在路径中转瞬变化为了巨大的火龙,并在接近“死亡”之骑士后,显露出真实的龙首。

  这是他从未学会过,且不敢相信以人类能力可以学会的顶级火属性魔术。

  “Master,在我的殿堂里,即便只是点燃火星的魔术,都可在我的允许下转变为最顶级魔术。尽情使用你所掌握的魔术知识,这里是我们的主场!”

  Caster操控着“以太镜”开始合拢固有结界最后的边界处。“饥荒”之骑士是逃跑最快的一体,它甚至不惜撞倒后方的恶魔生物,企图抢在固有结界构筑完毕前逃脱。

  其后“瘟疫”之骑士也显露了逃离的举动,但“战争”之骑士动作更快,驾马瞬间超越了犹豫不决的“瘟疫”之骑士,精通与战争之事的骑士不只是打正面战斗,在逃跑上也是最一流。

  如此显得执着于击败Caster的“死亡”之骑士反倒英勇无比。

  火龙吞没了还欲向前的“死亡”之骑士,其后众多恶魔生物更是成了烈火的燃料,原本恶魔生物附带的对魔力性质在遭遇了足够强大的魔术后显得并不管用。区别大概是多燃烧几秒钟而已。

  “为何这体骑士不会逃跑?”

  “死亡没理由畏惧任何人类的招数,它大概觉得我没有实质性绝招消灭它吧。”Caster说话间,手中的以太镜里还能倒映出她不足三分之一的魔力量,再现无限接近真理的固有结界所需要的魔力实在过于庞大,即便是靠违规方式都让Caster感到吃力。

  Caster无法移动过去阻击企图逃跑的敌人,只能尽力加快合拢固有结界缝隙的速度,只要她正式完成自己的殿堂。直到她战败前,谁都别想从中离开。

  踏着火焰脱离魔术干扰的“死亡”之骑士没有继续冲锋,它对着Caster与达尼克打量了片刻,像是发现了什么破绽一般,单手指向了达尼克。

  Caster以更快速度把自己的御主推到自己身后,确保“死亡”之骑士只能把自己作为目标。而她可以靠足够高的幸运与魔力性质硬抗对方直接的致死魔术。

  原本Caster肯定不会需要让自身处于赌命的境地,但在固有结界未完全前她只能保持不动。

  身体传来了心脏被抓紧的痛楚,Caster切断了自身痛觉,以防止自己的宝具展开被打断。即便嘴里涌出鲜血,她也正视着妄图用最直接致死方式杀死自己的“死亡”之骑士。

  持有“星之开拓者”的能力,Caster越是生死一线的时刻,就越冷静,万能的天才是连运气都好到无可挑剔的全能从者!

  “死亡”之骑士不断增强自身招致死亡的强度,它不肯放弃这种能一招定胜负的机会,只要现在捏碎眼前多番羞辱自己的魔术师从者的心脏,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但无论它使出多少气力,对方的心脏都如同弹力球般顽强,仿佛永远能反馈相同的弹力。

  以一声怒吼宣告了Caster的暂时胜利,“死亡”之骑士缓缓放下左手,像是真的放弃了。

  两人都不放过对方任何动作上的细节,而Caster在注意力方面并不占优,“战争”之骑士只差一步就能越过未合拢的固有结界边界。

  也就在Caster紧张的刹那,“死亡”之骑士再度出手,而它这次并未继续挑战那颗弹力球般捏不扁的软体。

  另一颗圆形物体就暴露在Caster身前,“以太镜”被死亡的力量笼罩,这颗虚假的荣冠随即发出碎裂的响声。

  Caster目前最大的破绽被“死亡”之骑士侥幸猜中,无法挪动的Caster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王牌裂出一道贯穿晶体的裂缝,并且碎裂的声响未停止下来。

  “糟了……”

  以太镜没有Caster这般顽强的抵抗力,顷刻碎裂成了无数玻璃碎片。全知的魔镜在碎裂前无差别释放了对两人的报复性反馈。

  清脆的爆鸣声宣告了两者较量的正式结果,最先获利的是“战争”之骑士,及紧跟它步伐的一批恶魔生物,而“饥荒”之骑士与它的追随者也成功逃出固有结界的范围。

  “死亡”之骑士与Caster同时受到了以太镜碎裂的魔力反馈,两人被同时震倒。堂堂天启四骑士之一从战马上摔落,笼罩其身的荣誉尽数褪色。

  Caster则相对更糟糕,她硬撑着完成了固有结界,只囚禁2体骑士和70%的恶魔生物,也好过让这些能轻易毁灭一座座城市的怪物逃出去。

  达尼克扶起受了重伤的Caster,在超越普通从者实力上限的战斗中,区区一介人类魔术师的作用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即使他在人类魔术师属于高水准。

  “我是否要使用令咒?”

  “不必。”

  Caster少有地未回应御主的好意,她重新站在御主身前,用手帕擦去嘴里流出血液。

  只要她倒下,便是宣告了Caster组的结束,为了能骗过抑制力抵达根源,“挑战恶魔大军”的戏码演到一半就结束,根本不符合万能的天才莱奥纳多的名号。

  所谓万能即是连失去王牌也能立刻创造出新的王牌的可能性。

  Caster的双眼也被鲜血染红,失去了抵押物的她,立刻遭到了借贷魔术的副作用,原本是可以直接要了她性命的后果,而她果断舍弃了“虚荣的冠位”,换取自己继续战斗的资格。

  魔术的荣誉在她手中皆无需持有敬意,即便是虚假的Caster职介冠位荣誉,在她手里也只是一件道具,随时做好舍弃准备的保命符。

  反正没了以太镜,光有虚荣的冠位,也不过让她能继续使用最高层级的魔术而已。

  而极致的魔术恰巧在现在并没有了意义。拖延时间战术已经达成,身处自己的殿堂中,Caster莱奥纳多依旧有着一人迎战二十余万恶魔生物的胜算。

  睁开失去色彩的双眼,满身血污的她以同样的方式指向了“死亡”之骑士。

  战斗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