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缘见目前之兽,见居然地熊王之形!但见其时吐血,如一流俗,以方中者皆给染矣,

  其眼白,若随时都要绝者。其扶欲起,然犹身之力皆伏抑矣,连动数下,皆无功效。

  “嘻嘻!”

  休缘险之一笑,刷已飞到地熊王之顶上,神归持四重天轰然而出,其以地熊王之大头轰入地底下也,翘起半大的屁股,朝天而露。

  地熊王之御力得吓丧,为休缘之四重天直中,依旧在地底发怒之声,“方险下,竟敢袭熊公,等我接了禁,必以汝万段。!”

  “是乎!”休缘视地熊王者天之大股,忽有一邪之笑,其目四面扫射,欲于求而何,终,一根又大又长之巨柱,落了休缘之目中。其根巨柱,原是东胜神州外户之门,远期百丈,来时高举,广有百米,巨大无比,柱上不滑,而刻诸文武之起,颇坎坷,凹凹凸凸。东胜神州之门,早已在人妖大战中被轰坏矣。不知是那一个大能之有,以此一柱为之器,径投矣近宫之位也。

  只见风亦寒之身上散发而不烈之气,然诸大妖王而似逢之膏肓也常,出手局缩,六大妖都竟被风亦寒撵而打,大宋。

  日蛳妖皇不知何时飞去空中,直得之风亦寒,单打独斗。风亦寒毫不惧,竟与天蛳妖皇平分秋色,在空中每一与日蛳妖皇交,皆作泙然之声,引之地有之目,尽取其初刚至尊无恒之风。

  至尊无恒初但状惊,勇可嘉,然真斗也,而为日蛳妖皇一掌给拍去,可谓辱国亡大矣。然今之风亦寒,以一人之力,临七大妖王,又以地熊王直坠至地,有形动不。而更为直正对天蛳妖皇,硬撼而不分上下,此,乃英雄!

  “异哉,岂知其日蛳妖皇何似比前者弱一?,噫,其惟六条臂矣?有一双往矣?”休缘视下,忽见天上方与风亦寒榜掠之日蛳妖皇,已非前八手者,乃为有六条臂。少去的那一双,不知是收之矣,犹如何也。“岂妖王对风亦寒,皆受克,天皇即被克矣蛳妖,只得出六臂之力?”佳人,天作之合,怎么看,怎么都是天设地造的一对。

  “你!”柳开一下被气得说不上话来。赫夜笑了笑,一副天下事都难不住的自信道,“李休缘兄弟但说无妨,既然能找的到你做主婚,自然是会接受你的条件,只有这样,才合乎规矩。”

  “三皇子果然豪爽!”李休缘对赫夜举起大拇指,然后走下来,越过两人,指着已经完全变成一片废墟的汉城道,“我的条件也很简单,三皇子你只需要帮助我重建汉城,这样,最起码等你来迎亲的时候,不至于看见新娘子在废墟上等你。”

  “这是自然。”赫夜丝毫没有含糊,豪气万千道,“待我回去后,我就拨动一亿的虾兵蟹将前来协助重建,重建汉城的一起费用,都由我皇子宫来垫付!”“好,这是条件一,看来对你来说没有丝毫压力啊。”李休缘哈哈大笑,继续他的狮子大开口。“条件一?难道你还有条件二?”“拜托,大庭广众之下,要注意影响啊,这市容市貌,都要靠大家来维持啊!”李休缘拉起自己的衣袖,把一大块的鸡皮疙瘩晾在两人面前晃啊晃,但是两人却视若无睹,一副旁若无人的倾情对望。

  李休缘收回手,挠了挠头道,“既然你们都如此痴情了,那我也似乎没有什么阻拦的理由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满足我这个条件,赫夜你就别想把我的掌上明珠带走!”

  柳开佯怒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李休缘的掌上明珠了?!”

  耍赖已经成为ri常便饭的李休缘无耻的笑了笑道,“周城属于汉城,汉城属于南洲,南洲属于我,我们忽略掉中间的过程,只看开始和结尾,结果就是出来了,你就是我的掌上明珠。”柳开又忍不住了,她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找上李休缘这个无赖来做什么主婚人了,要不是自己修养还可以,柳开都怀疑自己可能早就扑上去活掐死李休缘算了。掐死,活活的,残忍的掐死!李休缘低头看看四风,放低声音但是却依然是全场人都听得到的声量,偷偷看着一旁的赫夜,用一副用心良苦的嘴脸对柳开语气深长的说道,“明珠啊,这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越是让他容易得到,他就越是不会珍惜你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男人,天生就有种犯贱的本质在里面,只是看情况有没有遇到那个能让他激发出来的人而已。”柳开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城主大人,貌似你也是男人!”“所以我才知道得这么清楚啊!”李休缘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转身对秋月道,“军师啊,你看看我们汉城有什么需要的,有什么困难无论是过去的,现在的,还是将来要面对的,都一一给我列出来,成为条件二三四五六七,然后交给我们的三皇子去完成就是了。”

  “哎,我们都是老实人,都不会做什么门面功夫也不会掩饰不单止是玄龟,此时,就连相互斗得不分上下的玉碎天候和三尾雪狐,也分开了身影,落在一边,远远的望着汉城的东边的天空。

  李休缘在刚刚龟人冲杀过来的时候,脑门都是一阵冷汗。远远的是一种感觉,靠近了才知道,那些龟人,纵然自己不用压制体内的仙器,也绝对不是其中一个的对手!

  “真是失算了,我当时就该一刀一个把他们都给宰了,何必成现在这副局面,引狼入室!”

  心里如是想着,李休缘也注意着东边的天空,看看到底又是有什么要发生了。

  没有任何声音,一道彩虹,突然挂在天边!

  李休缘一愣,对冰珑道,“完了,打着打着都不知道下过大雨了?老婆,我们的衣服收了没有?”

  李休缘是不知道天上那一道彩虹的来历所以故作轻松,但是当在场数位,比如玄龟,三尾雪狐,玉碎天候,甚至是冰珑,三空等等,脸上都露出一股震惊吧表情。休缘不信之拭了拭目,再看也,乃至见,其虹兮,已至矣距汉城不十里之空!

  什么的,缺什么就要什么,你说是不是啊三皇子!”李休缘拍在赫夜的肩膀,一副好兄弟似的,自来熟的搂着脸sè有些发僵的赫夜的肩膀,李休缘指着龙车辕后面上万的仪仗队道,“哎呀,这些都是什么啊?”赫夜摇了摇头,发僵的面sè瞬间恢复如初,指着那些仪仗队担着抬着的超过十万个箱子道,“这些,都是海里的一些小玩意,各种宝石黄金珍珠什么的,还有一些一般般的宝器,都是送来给李休缘兄弟,作为给明珠的聘礼的。”

  “哎呀,三皇子你太客气了,我们这什么交情啊,”李休缘笑嘻嘻的说着,不等赫夜回话,又转头对秋月说道,“军师啊,把仪仗队那些东西都给收咯,好生放好了,前往别让春花那个混蛋给拿去挥霍了。”

  对秋月说完,李休缘马上又转过头来对赫夜说道,“哎呀,三皇子你真的太客气了,下次如果还需要我做什么主婚人的,直接照着这样的行头来就行。”

  “下次?!还有下次?”柳开腮子都气得鼓鼓的,牙根痒痒的,一副要把李休缘给咬死的模样。正说着,柳开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用比翻书还快的转变,定定的看着赫夜道,“赫夜,你娶了我之后,还会娶别人吗?”

  赫夜反应倒是快,一下子就斩钉截铁的,就差举起三根手指道,“李休缘纠正道,专门挑弄是非一般,“明珠你可别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一切都是假的,你看他刚刚都没有正面回答你的问题呢,男人有钱就会变坏,你过门之后,一定要掌控他的财政大权,那些什么抓住男人的胃就抓住了男人的心什么的,都是虚的,抓住了他才财政,就等于抓住了他的命?根子了,切记切记!”

  “李休缘,你说的话,我也记住了。”休缘目大亮,刷之则来往,以其一收,飞到地熊王者天之正上股,手之柱对之者某位,忽然插去!

  “哇!!!!”

  一声叫惨绝人寰之,从地底下传矣,如一阵震波常,以此中之地皆与波得震颤不已。

  “上是何事?何遽反之势矣?”

  休缘拍拍手,不顾自己的英作,仰视上之尊殿者,方见风亦寒既练化了那一室大小之吴神牌,此时正是突至各大大者之战围子内,谓诸大妖王手。

  看着李休缘越闹越欢,冰珑再也看不下去,一句话轻轻道出,就吓得李休缘乖乖的从赫夜两人身边屁颠屁颠的滚了回去。赫夜暗暗松了一口气,头上隐隐冒出的一层细汗,差点都让人发现了。柳开幸灾乐祸道,“对了,我怎么就忘记了呢,城主大人你还有四个夫人呢,你。”

  柳开正待继续说下去,却突然看到冰珑看似无意的看了自己一眼,不知道怎么的,柳开不自觉的语气一窒,不敢再说下去了。远处圣道门的众人看见这个情况,纷纷吓得一声不敢吭,秋月和春花相互对看一眼,秋月低声说道,“大夫人果然威严无限啊,宋大小姐被她一瞪,都吓得不敢说话了,她可是未来的死亡之海蛟龙殿的皇子妃啊,随时都有机会成为死亡之海蛟龙殿的女主人也不在话下,但是却依旧抵挡不住大夫人的一个眼神!”

  “何止啊,大夫人不单止威严逼人,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

  一眼看去,诸侯大军已经不是昨ri的规模,他们的兵力,起码要超过昨天两倍以上!

  而这些人,一小部分是后面赶过来的增援,但是,绝大的部分,却是那些从上古战场苏醒过来的生命!

  最后唐巅满头大汗的走出来,手执至尊无恒亲手书写的圣旨,才让那群差点爆发的御林军安静了下来。

  若不是至尊无恒的至尊玉玺还在,能够镇压着御林军,恐怕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天知道这里被封印了五千多年的御林军里面,隐藏着多少天级的存在。

  仙魔大战之后晋升的那些老古董,即使突破地天,但是没有渡劫之雷的洗礼,抹去身上的阴气,始终不是纯阳之体。

  没有纯阳之体,就无法修炼仙炼之力,也就代表着不能领悟出仙人的真正手段!

  所以,即使凡界解封,那些老古董的禁制都解开了,但是他们仍然不是莽荒大陆上的绝顶高手。

  真正主宰此时莽荒大陆实力巅峰的,是那些上古苏醒过来的天将!

  玄龟转过身,看着汉城的东边,露出一个背后给身后的李休缘等人,一副完全无视的模样。

  “汝妹也,此何鸟也。”休缘全神戒之,紧者顾天之虹。亦此时,内之则二本狂躁而仙器,乃忽沉数。

  “何也,鬼矣乎?”休缘不觉一愣。

  噭然!

  即于休缘愕然也,天上忽传来七声巨之龙咆声!

  只见那道颜睢è斑斓之虹,轰隆破开之,化为七条龙,每一条,皆是孤之纯睢è。

  玄龟忽惊呼一声,与三尾雪狐俱惊起,身刷之飞上空,西南速远。

  乃一则为惊去!

  “何事?”

  休缘一时不明故,堂堂两大天将秩之巨妖,竟被一虹与惊行,连战皆不打,但是借名,则以人走?其虹兮,何来历?

  三空忍不住曰,“住,子内装了许多之重,终衰了你多少之力尔知否?”

  “轻轻,不失乎,我初然更大麟掘久也,其热火朝天,然比夫兄弟更累兮。”

  麒麟一面之妄笑。

  “哉,又有二人,几皆忘矣。”

  “可笑。”即于休缘沈吟亦,忽然,传来一声淡之声,这一声声,然则天笑妖皇之声!

  休缘大惊,想亦不欲,转身一拳就把四重日给轰去。

  日蛳妖皇果是于休缘后,离而不及丈之去。只见这一日笑妖皇,见目前之兽,见居然地熊王之形!但见其时吐血,如一流俗,以方中者皆给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