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有风险?

  “八婆,你疯了?”章芷柔疼得龇牙咧嘴。

  万丹连忙伸手帮她揉了揉,趁机还揩了把油:“不好意思,看到文昭失散多年的情人,兴奋得有点神经错乱。”然后用手指戳戳黎文昭:“文昭,我应该没认错吧?话说你可有点绝情啊,分手时也不多给点青春损失费,人家已经沦落到了酒吧里卖唱的地步!”

  黎文昭终于回过神来,摇摇头道:“我和他以前的事情,以后就不要提了。”

  “为什么不提?你都能做得,凭什么我们说不得?哪门子道理嘛!”万丹说话永远都是那么麻辣味十足,“还是说你打算吃干抹净,就翻脸不认账了?”

  黎文昭略显欷歔:“谁还没有点不忍提起的过往呢!”

  章芷柔凑过来:“文昭,这么水嫩可口的小鲜肉,你怎么舍得放下?”

  “不然呢?”

  章芷柔眨巴眨巴眼睛:“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你既然放下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这枚小鲜肉已经属于无主状态?我现在要是下手的话,应该不属于《震旦大学310寝室第84号最高决议》中‘严禁作为第三者插足,以非道德手段夺取室友男(女)友’的情形吧?”

  万丹大怒:“章芷柔,你眼里还有没有寝室最高决议!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严重违反决议行为?”

  “哪一条?”

  “根据《震旦大学310寝室第107号最高决议》,‘寝室人员在决定对发动情感攻势之前,应及时、广泛征求寝室全体成员意见,避免发生撞车事件’。这一条你遵守了么?”

  “现在问也来得及啊!”

  “那我的意见就是不行!”万丹狡黠一笑,“想知道原因吗?很简单,因为我也中意这位小哥。按照《震旦大学310寝室第24号最高决议》,‘寝室内部如果发生争端或冲突,且双方均处于同等竞争地位,则按照年龄大小决定先后顺序’。所以与其便宜你这个小蹄子,不如让姐姐我先尝尝味道。”

  章芷柔可怜巴巴地看着万丹:“那你尝完味道,记得还给我!”

  “你不嫌弃?”

  “我都不嫌弃二手货,三手货跟二手货能有多大区别?而且大家不都说男人就像柿子,越青春越生涩、越成熟越好吃么?我就权当你们是在帮我执行逆光源氏计划。”

  黎文昭听得直翻白眼:“我也是醉了!听说男生里面有前赴后继争着做‘同门兄弟’的,怎么,你们要紧跟时代潮流,做‘共管姐妹’?”

  “小昭昭,你怎么可以这么恶俗?”万丹义正言辞犹如政府新闻发言人,她的语气随即一转:“不过这种调调我喜欢!——既然咱们都看见了,就让他过来坐坐呗,毕竟他也做过几天我们的妹夫。古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们在一起应该不止一日吧?”

  黎文昭满脸嫌弃:“好好的一句话,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味?”

  “废话少说,你去请还是我去请?”

  “我去!”黎文昭愤愤然起身。

  此时江水源刚唱到第二首歌,台下面已经围了一大圈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她们拿着各种品牌的手机对着台上狂拍不停,好好的酒吧愣是被营造出了演唱会的效果:“这是什么神仙颜值?简直就是坠落人间的天使、误入尘世的精灵。”

  “是啊是啊,真的是盛世美颜!就算是女孩子,也应该是仙女吧?”

  “握草,心动的感觉!话说小帅哥叫什么名字?长得这么好看,应该很出名才对,为什么以前一直没听过?”

  韦爷向来是想别人之所想、急别人之所急,听到有人有疑问,马上像狂热的歌迷一样高喊道:“江水源,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小猴子!”

  “江水源,我也爱你,你是最棒的!我要和你一起起床,和你生一花果山的小猴子!”严萍也不甘示弱。

  周围的人马上心领神会,有人开始在网络搜索,更多的则是在微博和朋友圈迅速撒下今日份的狗粮:“长得这么帅,站在那里都能撩人,更不用说唱歌还唱那么好听。你是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么?”

  “妈,我决定了,我就嫁给他!”

  “小哥哥,年纪轻轻就这么帅,别人是吃饭长大的,你是吃帅长大的吧?”

  “骚年,你下来,我想和你好好谈谈理想、未来和人生!”

  毫无疑问,这一波操作会吸引无数的点赞和评论,或许还有人会在评论里装霸道总裁,凶巴巴地命令:三分钟之内,我要这个人的全部资料!

  江水源在闹哄哄的围观与闪亮亮的拍照中唱完了第二首歌,还没来得及切换下面要唱的《一生有你》,台下就开始大叫:“Encore!”

  “再来一首!”

  酒吧老板从江水源上台开始,就一直在台下观望。作为酒吧经营者,他一直认为最能吸引客人的是氛围和情调,从来不觉得歌手能带来多少生意,顶多就是充当个聊天的背景乐,跟欢乐斗地主游戏里的锣鼓声一样的。有了那欢快的锣鼓声,确实能烘托游戏的气氛。但没了锣鼓声,游戏还不是一样有人玩?所以他早就打定主意,只要有客人提意见,马上就上台把那个男孩撵下来,给钱也不行。

  事情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

  男孩刚一开口唱歌,他便怔住了:好听,真特么好听,歌声清清脆脆的,就像山涧哗哗流动的溪水、春天拂过柳条的微风,让人心里都安静干净起来。由于缺乏对音乐欣赏的感受力,他无法给出更深刻的评价,但最直观的印象就是:比驻唱歌手可强多了!

  在男孩唱第二首歌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位客人过来问是不是可以给歌手送花。“把酒临风”酒吧风格介于动吧与静吧之间,一直有乐手演唱,但还从没有遇到过主动送花的事。酒店老板只好建议他们给歌手送酒水饮料。而且在此前后,他亲眼看见好几拨客人因为歌声的吸引走进了酒吧。

  这些都是生意!都是钱啊!

  谁会和钱过不去?酒吧老板在江水源唱完第二首歌的时候,上台主动提出要求:“今天你们桌免单,算是小店的一点心意。你接着唱吧!随便你怎么唱,高兴就行。”

  江水源笑了笑:“谢谢老板,免不免单的事咱们等下再说,但今天我只唱四首歌。”

  “不要紧的,你随便唱就是。”

  “我只唱四首。”

  江水源说到做到,唱完四位女生要听的歌以后,不顾酒吧老板的殷切挽留和台下观众如潮似的的安可,果断果决地走下台。刚走下台,就被黎文昭拦住了去路:“江水源,你还认识我么?”

  “小黎助理?”江水源过目不忘的技能,没有因为一点啤酒而宕机,“你怎么也在这里?”

  见江水源还记得自己,黎文昭提起的心顿时放下了一半:“我来京城有点事,晚上抽空和大学室友聚了聚,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我室友刚好见过你和我的合影,就想见见你,不知你是否方便?”

  “当然方便。”江水源回答得很干脆:再怎么说,锦衣服饰也算自己的半个雇主,更不用说他们企划部还帮了自己那么多忙,见见室友这点小事还是应该尽量满足的。

  “谢谢!”黎文昭另一半提起的心也落了下来,刚转身又回过头提醒道,“我那两位室友的性格都有点跳脱,就像哈士奇一样,说话荤素不忌、没轻没重的。待会儿见到她们,她们无论说到问到以前什么事情,你就回答‘以前的事情不愿提了’。明白吗?”

  江水源有点蒙:“以前的事情?以前什么事情?”

  “哎呀,没什么事情。可能是她们看到我们俩的照片,可能有什么误解。总之,你只要回答‘以前的事情不愿提’就好,明白?”

  “怎么感觉很有风险的样子?”

  “拜托,你一个大老爷们,能有什么风险?难道你还担心光天化日之下会被劫色不成?赶紧走吧!”